笔下生花的小說 深淵歸途 txt-63 指向元兇相伴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深渊归途
如果不了解鬼魅的来源,逃避其实没有任何作用。邓常俊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其实已经有些晚了。他梦见了一条似乎无穷无尽的林荫小道,在那条路的前方则有着一群身穿如同葬仪黑袍,安静行进着的人们。
泪水正在不自觉的从眼前滑落,他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却仿佛又知道一些什么,他努力向前奔跑,拉进距离,终于,一个走在队伍最末端的人停下了脚步,转过身。
她的脸上遮盖着一层黑纱,令人无法看清后方的面孔。不过邓常俊也不准备看清楚那张面孔,他根本不在乎这个人,只想继续向前。
一股莫名的力量阻止了他。
“你不能再往前了。”唯一停下来的人用温和的语气说道。
“不,等等——”
“你不属于那一边。”
“我不关心这个!他们要去什么地方?让我看一眼——就让我再看一眼!”
仿佛知道要失去什么的感觉充盈在胸膛,使得邓常俊发出了难以想象的嘶吼,但是他依然被阻止了。
“回去吧。”再一次的劝阻。
邓常俊终于将目光投向了这个黑衣的女人。
“为什么?就算是死……但至少让我……”
“我们会前往灵魂的归处。但是你将会前往那一边……生者和死者,就算是冥府亦无法共赴。”女人平静地回应道。
邓常俊看着那慢慢走远的葬仪队伍,每个人都穿着一样的服饰,戴着同样的黑纱。但是他不可能认不出的……一个自出生以来二十余年朝夕相处的血亲。
“邓常丽!是不是你!你果然——”
随着话语声,一个黑色的人影停顿了一下,微微侧过了一点头,然后抬起手。
她比了一个再见的手势,就像是当初自己喜欢睡懒觉起晚,她却早早吃完早饭冲向学校时候一样。
邓常俊一瞬间失去了力气,张着嘴发出含混的声音,伸出的手慢慢垂下。
“请原路返回吧。”女人轻声说了一句,转身去跟上了葬仪的队伍。
梦中惊醒的瞬间,邓常俊已经泪流满面,那股浓郁而化不开的忧伤萦绕在了心头,尽管已经忘记了大部分梦境的遭遇,但他依然知道一件事——邓常丽已经死了。
他打开床头的小邓,走到了桌子前。这里是范逑家的一个房间,专门给他收拾出来作为客房使用的。他抬头,看向窗外,树枝被风摇动的影子投射在窗帘上,仿佛是舞动的妖怪。
不,应该是……真的吧。
范逑家在五楼,虽然算不上高层,可是这个高度哪来的树枝。
邓常俊苦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自己怀疑邓常丽,还是杨采的那个电话里看到的鬼?鬼有多少?有几只?他反而没有什么恐惧感,而是思考起了这些问题。
他知道死期将至。
刚刚是一场引渡之梦吗?他将会见到邓常丽了,因此才会有那样一场梦?
不——那个梦里没有恶意,只有无尽的悲伤和懊悔。
邓常俊看着窗帘上越来越多的枝条,拉开凳子坐下,从便签本上扯下一张,然后从笔筒里抽出一支笔。
“我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大概就是因此而死。我依然不清楚找上我们的到底是什么,但肯定不是普通的鬼怪那样简单的东西。接龙、鬼、梦境,那样多的谜团并不是我这样一个将死之人能够迅速考虑清楚的。但我希望读到这个信息的你们能够继续思考下去,因为这是最后的希望了。我只有这种感觉——请去除那些纷繁复杂的干扰,找到本质,也是最纯粹的根本问题所在。我认为我们其实已经握住了它。”
窸窸窣窣的声音已经来到了室内,而邓常俊没有回头。
“请继续思考,永远不要放弃思考,永远不要失去理智,我在生命的最后才能感觉到,即使落入谜团,最后一刻还能清晰思考的感觉真……”
他没能继续写下去。
【——上传者,常胜将军】
=
“这段接龙怎么感觉这么诡异……”燕子丹皱着眉读完了这段接龙。
恶狼高校 哀叹的旅人
陆凝则叹了口气。
“恐怕……孙胜昔死了。”
孙胜昔,也就是常胜将军的名字,同学之一。虽然从未谋面,但陆凝却能感到一丝悲伤。
那并不是故事里邓常俊的遗言吧。
虽然钱义朋说过了很久,但距离刚刚张欣晴上传之后才过了三四个小时,外面应该为凌晨时分。在这个时间突然上传这样一篇故事,其中隐含的意义几乎是非常清楚的,毕竟现在同学中没有察觉到问题的人应该没有了。
“混账东西……”钱义朋一拳砸在墙上,以他的性格这样发泄怒火已经是极限了。
“不光是我们,每个人都在试图解决问题……为什么不联合啊?”燕子丹也很伤心。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答案也很简单,来不及。
从接龙开始到鬼怪全面袭击之间的时间间隔很短。例如郑云亭在这里展现红狱的时间算算也只是接龙开始不久之后,其余的同学大部分估计也是没反应过来或者刚刚有些感觉就被各种状况牵制了。陆凝这群人幸亏是汇合得早,否则估计就会像王仲楠一样被拉扯到某个已经成型的事件当中,连通讯都无法接通了。
如此看来,杨采那边迟迟没有任何消息,估计也已经被害了。
至尊剑圣
这是凶手的行为吗?陆凝思考着这个问题,事实上就连故事里的凶手都还没有真正动手杀害任何一个同学……至少是未遂的状态。仅在接龙故事的二十四人范围之内,案件甚至还没开始,那么凶手和侦探可都还没登上舞台呢吧。但与此同时,双方也根据接龙故事知道了对方的存在。
可意义在什么地方?同时明白有一个强敌隐藏在同学之中?可是这两人如果不跳出来带队的话,也无法形成什么阵营割裂效果,最终不过是这两人神仙打架,剩下的人遭殃罢了。
迄今为止违和的地方太多了。陆凝向众人说了句自己需要思考,找了个安全的角落坐下,仔细思考了自从进入场景以来的所有问题。
厉少的新娘
侦探和凶手是游客吗?如果这不是对抗,就不会全都是,如果单纯是为了提高游客警戒,也可能全都不是。限于规则,陆凝无法亲口询问叶琴她的身份,否则就可以进行确证了。
这个暂时先作为一个分歧点,陆凝又将思考方向转回了孙胜昔所写的那部分。一个濒临绝境还能冷静思考的人,是游客的概率其实挺高的,而且以这种方式向所有人宣告了自己的“遗言”,同样是非常高明的一手,甚至是反将一军。他如果已经无力改写,却又上传了一段文字,那么棘手的问题又要落在那位鬼社长手中了。毕竟之前鬼社长可是隐隐推进着节奏加快,如果要否认孙胜昔的作品,那么恐怕要等到十二小时过了之后他才能再次分配,跟着就是又一个十二小时……一天时间就这么被拖出来了。
更进一步考虑,如果孙胜昔是个连这一步都能算到的游客,那么他的遗言就更加要紧了。

陆凝拿出手机再次看了一下这段接龙。
最后一部分是非常明显的遗言,但把孙胜昔作为一名高水准游客来看的话,这同样又是一个提醒。换句话说,最后一段作为邓常俊的遗言留存,同时,孙胜昔的遗言应该是整篇接龙。
鬼社长是肯定不会让文章直接指出真正的问题所在的,因此文中的邓常俊也必须无法察觉到真正的真相在什么地方,但孙胜昔可不一定,他可能已经有些察觉了。真正的指向应该就在于前面那段梦境之中,一段自己也依稀有一些印象的梦境。
即使这一部分也只能是隐喻而已,邓常俊无法过去,甚至还混杂了和邓常丽的一段亲人之间的描绘……恕陆凝铁石心肠并不为所动。她仔细研究了一下这段文字,对照自己之前发现的各种违和感,最重要的是来自集散地提示的问题。
集散地给出的信息都是切实无误的,会玩文字游戏,但绝对不会是谎言。这是一个绝对的大前提……接着,升阶场景,必备要素,这一点也是确切要存在的。这些是陆凝能够抓在手里的最能够相信的条件。其次才是场景里获得的各种信息。
的确,大部分看起来都不错,不过也只是她自我感觉良好罢了。
“李文玥?”燕子丹走了过来,刚刚陆凝的神情让她有些惊吓,便低声问道,“你冷静好了吗?我们还得准备离开红狱……如果有什么事可以离开之后大家一起想办法。”
“谢谢。”陆凝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将手机放回裤兜里,“那么我们就回十楼叫上陈航周诗兰他们一起吧。既然要一起走,总得让他们也进行一下同样的复制。”
“好,加快速度。”辛宓说。
众人通过楼梯迅速返回了十楼,不过刚下楼邓知意就发现了不对,骨刀一挥便拦住了众人。
“有血迹。”
十楼这里虽然黑乎乎的,墙壁上也有血字,不过之前地面上还是干净的,怪物们并没有在楼道里杀人,也没什么血腥味。
冰焰战神
而现在,地上明显有一些血滴,陆凝蹲下看了看,这些血迹还算新鲜。
“1001和1002肯定没有人了。”辛宓说。这是之前众人出发前去查探过的事实。
那么,不是有别的人误入十楼,就是原本在十楼的人遇到了什么麻烦。众人立刻握紧了手里的武器。
慢慢靠近1003,并注意禁忌不要违反,陆凝慢慢抬手要按下门铃,可就在此时,门开了,段烨那张依然在笑的脸探了出来。
“哎呀,是你们回来了?太好了,快帮帮忙。”
“怎么了?”
“那可就说来话长……”
“长话短说。”陆凝不想跟他在这里胡搅蛮缠了。
“王仲楠死了,陈航估计是去寻找力量了,现在周大小姐心绪纷乱,我这个男的可不好劝她,还是你们来吧。”段烨让出一条路,不过他的话却让众人都是大吃一惊。
“王仲楠死了?到底怎么回事?”钱义朋厉声问。
“进屋吧,我给你们讲讲。”段烨不在乎钱义朋的口器,耸耸肩转身走进了屋里面。
厕所的尸体还都在,段烨的讲述加上周诗兰的确定和补充,众人总算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认为有热武器就可以和怪物对抗了?”陆凝冷冰冰地看着段烨,“他们不了解这中间的危险,段先生总该知道吧?为什么会放任?”
“这可是冤枉了,我都和他们讲清楚危险了,如果他们坚持的话,我一个受雇佣的又有什么立场去阻止?我最多是尽我所能保护他们的生命安全而已,而且我也做到了,不是吗?”
还有脸反问,换了金老宋姐任何一个人在这里,估计都会用最强硬的态度按住他们。
“那么之后,段先生为何又要放任陈航离开?”
“这是他的命令,我也是确认过的。周小姐可以作证哦,我在他们进行任何危险行为之前都作出过提醒,可是他们的行动不是我能左右的。”段烨理所当然地说道。
估计这就是他保镖的限度。当然,之前的金老他们可能也是如此,不过他们是真的将陈航和周诗兰,甚至包括陆凝等人当作晚辈来保护的,包括在枣园庄的那场混战,也是直接被他们强硬地赶了回去。
“你……”燕子丹已经气得说不出话了。
“没必要在这里多费口舌。”钱义朋冷声说道,“李文玥,找回陈航要紧。”
“知道,周诗兰,跟我们一起去把陈航找回来,还有,我们有离开这里的办法了。”陆凝将周诗兰拉了过来。
“离开的办法?你们找出来了?太好了。”段烨笑道,“我还是得履行责任,保护周小姐的。”
“我们不会和你一样。”陆凝说。
陈航的去向很明确。他是个口上花花,实际上不会随便相信人的人,因此之前辛宓介绍过的四个楼层也唯有作为队友的陆凝和燕子丹探过的超市层他会相信。想必经过了那样的打击之后,陈航选择用这种方法提升自己的实力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