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柯學驗屍官 起點-第405章 灰原哀在行動鑒賞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柯学验尸官
两天后,毛利一家的轻井泽之旅终于成行。
和上次的栃木县温泉之旅一样。
这一次,林新一又带着凯撒和灰原哀,还有大大的痕迹勘察箱和法医勘察箱,外加大包小包的行李,挤上了毛利小五郎租来的寒酸小轿车。
倒不是说,他现在又过上了那种穷得连油都加不起的日子,非得蹭毛利大叔的顺风车不可。
主要是贝尔摩德不光拿走了他的银行卡,还在旅途开始之前,随便找了个由头,临时借走了他的车。
林新一一时间无车可用,就只能再厚着脸皮去蹭毛利大叔的车了。
而这一切,背后的“幕后主使”…
其实是灰原小小姐:
“只要跟毛利一家挤一辆车…”
“就能像上次去栃木县那样,让他在一路上抱着我坐了。”
站在那辆空间逼仄的两厢小轿车前,灰原哀还没上车,就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
还是和上次旅行差不多的车型,乘客也都是上次的乘客。
加上那大包小包的行李,座位肯定坐不下。
最后肯定还是会跟上次一样,毛利大叔开车,凯撒、柯南、毛利兰和一堆行李挤在后座,林新一抱着她坐在前面。
而上一次…
灰原哀因为出发前熬夜太累,所以一路上都缩在林新一怀里睡觉,没有做,也没想到要做什么出格的事。
可这一次…
她已经不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科研宅女了。
回想着贝尔摩德这两天教会自己的种种招数….
呸!这女人真不要脸!
花样还真挺多的…
灰原哀在心里猛烈地批判着贝尔摩德的不知羞耻。
同时,她又面不改色地对林新一说道:
“林…你去副驾驶座。”
“后排有些挤,我跟你一起坐。”
“好。”林新一不疑有他,老老实实地坐上了副驾的位置。
他刚刚坐稳,转过头就向灰原哀伸出手,准备把她抱进自己怀里。
很好,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
接下来她只要趁机坐进林新一的怀里,就可以在这一路上找到机会,悄悄实践贝尔摩德教的小招数了…
灰原哀羞耻、自责、又心潮澎湃地这么想着。
她也张开双臂,准备顺势以乳燕投怀之势,一头撞进男友的怀里。
然后….
“汪!”
旁边闪过一道黑影。
凯撒一跃而起,抢在灰原小小姐前面,扑进了林新一怀里。
林新一那爱意满满的怀抱,再也没有一处多余的空间。
灰原哀:“……..”
这不是给你张开的怀抱啊,笨狗!
给我坐到后排,跟柯南挤一起去!
灰原哀这么想着,便试着伸出两只短短的小手,托住凯撒肉墩墩的大屁股、毛绒绒的大尾巴,使劲地把它往后排的方向推。
“咿…“一推。
“呀…”二推。
凯撒巍然不动。
它仍旧紧紧地缩在林新一怀里,不肯乖乖地跑到后排。
“哈哈…好了。”
林新一无奈地笑了笑,准备出手把怀里的狗子送走。
但是…“呜呜呜~”
凯撒口中发出了委屈的呜咽。
它把脑袋埋在林新一胸前,可怜兮兮地舔了舔他的脸颊。
然后又用两只前爪勾住他的脖颈,紧紧地搭住了他的肩膀。
两只后爪缩成一团,连尾巴都给吓得夹到了屁股下面。
不管林新一如何尝试推搡,它都不肯离开这个怀抱,跑到后排。
仿佛后排有什么让它畏惧的凶残野兽一样。
“唔….”
林新一神情微妙地回头,看了一眼脸上写满茫然的柯南:
“原来如此…”
“就算你变小了,凯撒还是记着你的味道。”
“什么味道??”柯南一脸无辜。
“没事…”
林新一把头撇了回来,搂住这只还没走出心理阴影的狗子,试着对灰原哀问道:
“小哀,要不你坐到后排去?”
“不要。”灰原哀的小脸冷了下来。
这次的计划明明安排得这么完美,连贝尔摩德都难得地为她打起助攻…
结果男人让狗抢了?
“你到底要它还是要我?”
林新一:“???”
这话怎么听着有些危险…
他沉思片刻,最终还是在凯撒那可怜兮兮的呜咽声中,把这条大狗从自己身上扒下来,硬生生地推到了后排的座位上。
“汪汪汪汪!”
凯撒在后排一阵鸡飞狗跳。
最终,它又硬生生地挤开了小脸阴沉的柯南同学,抢着缩进了毛利兰的怀里。
“这样就好了,我们出发吧。”
灰原哀满意了。
她如愿以偿地赶走了抢座位的凯撒,雀跃不已地得到了男朋友的怀抱。
“你在笑?”
林新一有些意外地看着自己那不苟言笑的小女朋友:
“什么事这么开心?”
“没有…”
“是你看错了。”
灰原哀把微微泛红的小脸扭了过去。
然后又声音淡漠地说道:
“好了,开车吧。”
…………………………………..
在安排好座位之后,一行人终于驱车向轻井泽出发。
林新一小心翼翼地搂着怀里的小女朋友,一双眼睛却是在漫不经心地看着车窗外闪过的一幕幕风景。
而灰原哀自然没有什么心情看风景。
她正在脑海里回忆着贝尔摩德传授给自己的情感秘籍。
这秘籍说起来也没有什么可神秘的。
说穿了,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增加和目标的肢体接触。
而且也不用设计什么小心机。
直接撩就是了。
在灰原哀看来,这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不知羞耻的骚扰。
但贝尔摩德却告诉她:
“骚扰”这个词,是只给自己不喜欢的人用的。
有些事,如果是自己喜欢的人做出来,对方不仅不会反感,反而还会觉得这很有情调。
比如说…
“坐在男朋友怀里的时候,悄悄用头蹭他的下巴。”
上古
灰原哀在脑海里一遍遍地回忆着贝尔摩德在这两天里的培训教学。
最终选出了这么一个最“人畜无害”的招式。
其他的招式,要不就是现在的她不适合用,要不就是,她自己不好意思用。
而这一招,却是正巧适合她用的。
“就像小猫咪一样,轻轻地去蹭他的胡茬…”
灰原哀又回忆起了贝尔摩德教这一招时说的要点:
做这动作要像小猫咪一样,可爱、温柔、亲昵却又算不上热情,始终保持着喵喵的冷傲。
让目标不知不觉地沉浸在温柔乡中,无法自拔。
而林新一一旦习惯了这种并不出格,但又“超越友谊”的互动。
他从心理上,就不可能再把她当成小孩子看待了。
“没错…”
“必须得让他认识到,我不是什么小学生。”
灰原哀渐渐地坚定了想法。
她压抑住心中那足以把皮肤组织液烧成开水的羞耻。
仰起小小的脑袋,抬头观察着自己的目标:
林新一那带着硬硬胡茬的挺立下巴,此时就在她咫尺之遥的头上。
灰原哀只要稍稍伸展身子,就能让自己那软软的茶色头发,蹭到男朋友的下巴。
终于,在一阵最后的纠结之中…
她这么做了。
她像是做贼一样,悄悄地,轻轻地,以最微不可查的幅度,用脑袋蹭了蹭林新一的下巴。
林新一没有什么反应。
灰原小小姐的胆子大了起来。
她就像是一只在南方冬天里彻底放下高冷,为了一丝温暖主动投入主人怀抱的小猫…
紧紧地依靠在男友的胸膛上,用自己那带着淡淡洗发水香味的脑袋,轻轻地蹭着了林新一下巴上的胡茬。
渐渐的…
林新一似乎有反应了。
他突然把头抬了起来,让自己的下巴,稍稍远离了灰原哀的脑袋。
“被发现了…”
灰原哀霎时间无比紧张: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他现在在做什么…为什么要把下巴拿开?”
“按贝尔摩德的说法,如果成功的话,对方应该会主动用脸颊和下巴回应才对啊!”
“难道…”
难道林新一根本对她的“献媚”没兴趣。
而且还更加觉得她是个变态了?
想到这里,灰原小小姐差点在羞耻中升温、沸腾、加压、爆炸。
但就在这时…
她脑袋上却突然多了只温暖的大手。
林新一正在用他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
那动作同样无比轻柔,像是按摩,又像是爱抚。
“唔…”
灰原哀的紧张得到了缓解:
虽然林新一的反应和教学有点不一样。
但至少,对方没一脸古怪地说“你乱动干嘛”。
至少,他没就此把下巴抬起来,完全拒绝她的亲昵触碰。
林新一还是给出了爱的回应。
他没有揭破灰原哀的“骚扰”,还主动与她玩起了暧昧。
这说明,在无声之间,他和她达成了某种默契。
他没再把她当成小学生。
而是正儿八经的女朋友。
“太好了….”
灰原哀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
虽然她现在看不到林新一的脸。
但感受着男朋友轻轻的爱抚,她也可以想象得到:
林新一现在一定正一脸迷恋地低头看着她,享受地拨弄着她的秀发。
“小哀…”
一阵温热的吐息轻轻拂过脸颊。
灰原哀的心在砰砰直跳。
“你…”
“嗯?”一声可爱的轻哼。
“你一直用头蹭我的胡茬…”
林新一语气担忧地问道:
“是不是有头皮瘙痒的症状?”
灰原哀:“……..”
“我刚刚看过了,你头上没有什么头油,头皮屑也很少。”
“也没有出现什么红斑、丘疹、水疱、鳞屑等明显皮损。”
“这就不像是脂溢性皮炎和过敏性头皮瘙痒。”
林新一拿着自己有限的给活人看病的知识,忧心忡忡地分析着女朋友的症状:
“如果还是头皮痒得不行,忍不住要蹭东西止痒的话…”
“或许,是轻微的头皮真菌感染??”
灰原哀:“…….”
“小哀。”
“你有没有抠过脚之后,再摸自己的头发?”
灰原哀:“…….”
“没事,不用害羞。”
“女孩子也是会长脚气的,这很正常。”
“…….”
灰原哀仍是沉默。
“不过话说回来,其实这方面我也是个外行…”
“要不你涂点硝酸咪康唑乳膏试试,如果有止痒效果的话,说明可能真是真菌长头上了。”
“…….”
灰原哀在沉默中爆发了:
“闭嘴!!”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