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農夫兇猛 線上看-第735章 一頭熊引發的慘案讀書

農夫兇猛
小說推薦農夫兇猛农夫凶猛
十五里地并不是很远,但夜幕降临加上山路难行,对于一群刚刚被暴风雨给抽打了三个小时的重伤员来说,就是犹如送死一样。
所以当那个剑修小队离开后,士兵们无一不是破口大骂,恨不得把这些剑修的脑袋当球踢。
在这样的气愤状态下,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之前被毒蜂叮的溃烂伤口居然在缓缓的痊愈,连体力也恢复了几分。
不过同样的,他们对那些剑修的愤恨也更加强烈了起来,就好像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一样。
“通过世界调节土著动植物的危机感,然后对入侵者发起疯狂的进攻么?这套路有点老了。”
李斯文意识附身的赵小五从昏迷中悠悠醒转,刚才大雨中他喝了脏水,故意让自己拉肚子高烧,就是在以这种不文雅的方式补齐了最后一块身份证。
耳 釘
现在,他已经是如假包换的世界土著了。
此时天色已经开始黑暗下来,森林中开始出现各种诡异的声音,如百鬼夜行,这种场景让一众伤兵终于冷静下来,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但预想中的攻击并未到来,因为他们已经是野怪,不是这个世界生命首先要攻击的目标了。
如果不出所料,今晚上那五万入侵大军和五百剑修能活下五分之一就不错了,因为这正是世界在发起下一波的反击。
这帮伤兵得感谢之前受伤还有被雨水给抽打得没有太多力气,不然就会真的被冥冥中的力量给驱使,变成疯狂的野兽加入进攻的兽潮。
“可是,后天魔君对这样的套路是非常熟悉的,这一夜的杀戮,足够他们赚到开局的第一桶金,就算这些净化士兵死光了也不会影响什么,明天一早,就会有真正的精锐抵达,开启正式入侵。”
“不过我真的很好奇,第三序列里大多数世界都不可能这么纯洁吧?怎么能有这么愚蠢的应对方式呢?除非……”
李斯文想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可能!
“总不会是这些小卒级世界都是刚刚从第二序列掉落下来的吧?因为刚刚跌落到第三序列,先天生灵根本无法太好的适应,所以表现才这么稚嫩!但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窃取到这么精准的情报?这特么简直就形成了一个产业链了。”
李斯文很惊悚,不过旋即就叹了口气,他还是太大惊小怪了,这何止是产业链,而是庞大的产业链,且不知持续了多少亿万年了,而且他自身也是这种产业链上的受益者啊。
“剑仙魔君……够叼!这种产业链向来都是被后天生灵给掌握着,结果现在他们也能掺和进一腿,为了今时今日,他们怕是已经筹谋了不知多少岁月了吧——但是,不交税是不道德的,我,只站在正义的这一边。”
李斯文想到这里,就缓缓坐起,制止了大家嘘寒问暖的话,“今晚,我们没法回去了,这里的猛兽毒虫有多凶猛你们也见到了,所以,抓紧时间休息,也别点火,更不要砍树,西先熬过这一宿再说。”
说完,他自己倒是坚持着站起来,闭上眼睛,假装倾听山风的呼啸,但实际上他却是在感应此刻这世界规则的律动,这真是稚嫩的小羊羔啊,这么重要的核心秘密直接就暴露出来……
嗯,简单来说,就是世界规则形成某种律动,让土著生灵包括花草树木都会在短时间内大幅进化,然后发狂的展开攻击。
这种律动,就是力量结构,比如风之律动,就是风之结构,大地之律动,就是大地之结构,火焰之律动,就是火焰结构。
但是,这些律动结构都很纯天然。
毕竟刚刚跌落到第三序列的先天生灵+世界,也就相当于十几岁的小孩子,它们对这种来源于自身的力量还不能很好的掌握,往往它们需要几十亿年,甚至更久远的时间,通过培养土著生命不断来尝试改进才能优化提升结构。
像李斯文的那个世界,就在第三序列足足发育了一百亿年的时间。
同样,这也是为什么第四序列知识最爆炸的原因……
通常,这样刚刚跌落到第三序列的萌新世界都会有特别的保护,但这一次恰好卡在先天生灵的思考期,于是它们就倒霉了。
一边思索着,李斯文就通过自己纯洁土著的身份娴熟迅速的接收了一道世界规则的律动,是风之律动,这太容易了,尤其他是纯洁的土著,所以短短半个小时,他口中就发出晦涩的音节,右手在虚空中快速划过几道印记,立刻,一枚散发着微弱青光的风之印记就形成了。
嗯,以上过程可以描写为——魔法师是怎么炼成的?
如果可以,凭借这个纯洁的土著身体还有李斯文自己的见识,他可以在一夜之间进阶传奇级,但那样就没意思了,别忘了他是在演戏,他想要的,不是这么一丁点的世界规则,他要的是整个世界。
另外,这里面没准还藏着致命的鱼钩,他得小心再小心,毕竟这不是他的地盘,他可没权限在这里任性。
总之,要合理,要有逻辑,要有起因经过,要刺激惊险,要有小高潮,大高潮,还有各种的铺垫……
“呼——呼!”
不灭灵山 妖天
黑暗中,李斯文的双眼里绽放着惊奇与喜悦,还有某种好像与这方天地联系起来的清明,啊,整个人都升华了……
一秒后,他闪电般抽出长弓,与这枚风之印记融合,嗯,一件附魔武器就这么成型了。
但这怎么够?
他自己的实力不能一下子提升太多,但是他还有手下啊。
招手叫过来几个‘心腹’,李斯文就以每隔半小时凝聚出一枚风之印记的速度,给他们的长弓附魔了,具体效果,那当然是谁用谁知道。
等到天亮,世界的反击结束了,之前那种随便就可以凝聚的世界律动也消失了,这也意味着一切恢复正常,但估计方圆千里内的猛兽毒虫也都死得差不多了。
“差不多了,二十个风之印记,这是现在的剧情所能容纳的极限。”
李斯文暗自想道,然后就招呼着一众伤兵上路,他们昨天因为野怪体质,受伤的身体顺便也被世界律动给疗伤了一番,一夜过去,伤势居然都好了七七八八,甚至有几个都出现了小幅度的突破。
所以大家的士气都很高昂。
“都特么精神着点儿,昨天的暴雨让我们身上的血腥气减少了,所以昨晚还算安静,但是今天就不一样了,李四,带着你的盾兵在前面开路,白小二,让你的枪兵走在两侧,记住要用长枪把草丛都戳一下,这鬼地方,一个不小心,我们不会再有昨天那种好运气了。”
“刑老二,你带十五个好手跟着李四!”
“董大郎,你带人负责辎重走中央。”
“我来断后!”
得益于昨天到现在的种种,李斯文此刻的威望是极高的,哪怕伤兵里有两个百人队的队正,对他的安排也是言听计从!
嗯,至少从剧情上是言听计从的,是合理的,有逻辑的,绝对会让观众老爷满意……
李斯文现在就身兼制片人,监制,导演,主演,剧务,编剧于一身。
连台词他都不会含糊。
当然如他为什么会突然掌握风之印记魔法,这在魔君的视角里是不合乎逻辑的,但要知道他目前已经是纯洁的土著,其他士兵也都是略纯洁的野怪,那么在观众老爷,也就是世界规则的理解里,这样的情况才合乎逻辑。
土著,本就应该能倾听世界律动的嘛!
至于现在为什么又会如临大敌,当然是因为世界律动已经消失,那些猛兽毒虫可不会把他们当友军了,该杀就杀,该咬就咬,不用含糊。
还别说,李斯文他们这队人的运气还真不怎么好,才顺着泥泞的河谷走出二三里,一头受伤的巨熊突然从茂密的灌木丛里冲出来,事发突然,又距离不到五十米,真是把一众伤兵吓得不轻。
但此刻,李斯文的反应却是极快,张弓搭箭,瞬息之间,一道微弱的青色光芒就附着在羽箭之上。
“咻!”一声破空,这支羽箭化作一道残影,以几乎接近音速的速度飞出,一箭就命中了巨熊的左眼,眼珠直接就给爆了。
巨熊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然后冲得更快了。
但几乎是下一秒,又是十几支带着微弱青光的羽箭射来,也不知为何,这种普通的羽箭被青光加成之后,威力极大,转眼间就把那巨熊给射成了刺猬,其中一箭更是命中巨熊的眉心!
最终,这巨熊哀嚎着,向前扑出数十米,躺在地上死掉了。
不过没人敢放松,万一再冲出一头巨熊呢?
只有李斯文知道,这只是一个小插曲,这头原本拥有半步传奇实力的巨熊在昨天夜里可是大展神威,借助世界规则的律动,短暂的将实力提升到传奇级,光它自己就屠杀了数百士兵,更是干掉了五个剑修,最后还能逃出来。
而它方才之所以要带伤发起进攻,当然是为了补充体力,恢复伤势……
这与普通的野兽不一样,它已经完全开智了。
“李四,白小二,刑老二,你们带人四周警戒,这头熊份量不轻啊,我估摸着能出三千斤熊肉,正好大家伙都带着伤,弄顿好吃的补补身体。”
李斯文立刻吩咐道,虽然现在距离大营只有不到十里,甚至那边的人都能听得见刚才的熊吼声,但他就是要这么说,毕竟大家伙从昨天下午就一直饥肠辘辘到现在,吃点自己杀掉的熊肉怎么了?
所以就算另外两个队正也没有任何意见,一时间,大家伙收拾锅灶的,去点火的,还有清理空地的,至于那头巨熊的尸体,当然就由一个名叫暴牙张的刀盾队士兵负责,因为他几个百人队里公认的剥皮好手。
一时间,李斯文也坐在一块石头,面带微笑,一脸的平和,侧面看去,居然有点小帅,嗯,男主角嘛,这是天赋异禀!
大家伙一通忙乎,眼瞅着刚剥下熊皮,去掉内脏,就要剁肉扔进锅里开始煮的时候,一队十人的剑修小队御剑而来,为首者面色阴沉,但不是昨天那队剑修。
一开口,就把大伙吓了一跳。
“大胆,尔等逃兵,竟敢无视军令,擅自脱逃,按律当斩!”
什么?
逃兵?斩?
“冤枉啊!我们不是逃兵!”
“你们又是谁,凭什么给我们随便安插罪名!”
一时间,伤兵们乱哄哄的喊起来,他们很委屈啊,这特么又是被暴风雨抽打,又是一整夜冻成个鬼,如今看到我们猎了一头熊,就直接说我们是逃兵?你大爷哦!
但伤兵们嚷嚷委屈,这队剑修也同样委屈呢!
昨天夜里,他们几乎鏖战一宿,五万人的军团,差不多只剩下数千人,五百剑修也战死了一多半,如今这伙逃兵逃就逃了,还这么懒洋洋的杀熊吃肉,哼哼,真该死!
“杀!”
为首的剑修眉毛一竖,杀气腾腾,毕竟就一群伤兵而已,哪里被他们剑修放在眼中,违反军令擅自逃脱就是死罪,何况还敢顶撞?
剑光一吐,挨着近的十几个伤兵的脑袋就飞了起来,但也就在这个时候,视角卡在一棵大树后面的李斯文抄起左手长弓,右手夹起三支羽箭,咻咻咻就是一个三连射!
取的都是那名为首剑修的侧面,嗯,只杀为首剑修!这家伙有领主级的属性,但真给他发挥的余地和空间,能轻易秒杀一百个普通领主级,这就是职业的不同。
这剑修本不应该被这样暗算,不过首先是昨晚鏖战一夜,非常疲倦了,接着李斯文还在之前休息的时候就算计好了方位角度,直接卡了他的视角。
再加上李斯文故意装作很疲惫,闭目假寐,所以瞒过了这个厉害的剑修,此时一出手,恰好卡在这剑修展开剑诀的一刻。
来不及回剑阻拦,这剑修猛地舌战春雷,却是一道术法,形成一道空气炮弹,直接将李斯文第一支羽箭轰飞。
但还有第二支羽箭,不过才靠近这剑修身边五尺,他腰间的一块玉佩亮起青蒙蒙的光罩,护住这剑修。
可惜这玉佩防御在昨晚就激活了十几次,今天这是最后一次!
“啪!”
光罩碎裂,第二支羽箭被弹飞,但是还有第三支羽箭,瞬间穿破这剑修的左侧太阳穴,接着从右侧凿出,形成一个独特的表情包!
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其余剑修一声悲鸣,抢了这剑修的尸体就往回跑,留下一地错愕的伤兵。
哎,发生了什么?
李斯文心中一笑,很好,剧情开启了,几乎完美。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