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0qf火熱玄幻小說 我真的是正派笔趣-第七百三十章 有點眼熟的套路(萬更丟訂閱求月票 367/382)相伴-ptm34

我真的是正派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正派
“有人开启华鼎洞府了!”
秦书剑仅仅是瞬间,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到了他这个境界。
只要是跟自己有关的事情发生,都能够心生预感。
虽然华鼎洞府,也是道果层面强者留下的手段,但秦书剑也在那里得到过法眼。
换句话说。
他跟华鼎洞府,也是存在一定的牵扯。
所以在洞府开启的瞬间,秦书剑便已经是心生感应了。
“真的有人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竟敢私自开启华鼎洞府!”
他的眼中爆射出杀意。
为了防止有人私自开启华鼎洞府,秦书剑已经是将一些话说的很明白了。
但他仍然没想到。
真的有人敢于违逆自己,擅自开启华鼎洞府。
对方的做法,等于是不将他这个天帝放在眼中,这件事情要是不处理的话,日后天庭的威信也要受到削弱。
“大千世界的人,应该是没有胆子违逆天庭的意思,毕竟就算他们猜测华鼎洞府的背后,会存在天大的机缘,但也不敢擅自冒险。”
毕竟天庭现在君临大千世界,四大部洲俱在天庭执掌当中,违逆了天庭根本就没有话落。
秦书剑很容易,便是联想到了玩家的身上。
有胆子冒险的,除了玩家那群毒瘤以外,就没有别的人了。
很快。
他便是沉下心神,手中握住印玺,借用天庭的气运在推算华鼎洞府的具体所在。
占卜推算,窥探天机。
这样的手段在眼下的纪元里面不怎么盛行,但在第三纪元中,得是一个强大的流派。
秦书剑对此,也是精通不少。
只是用了一刻钟的时间,他就推算出了华鼎洞府所在。
“原来是在坠仙域!”
这个地方,秦书剑也是熟悉的很。
他跟昭皇也在那里,邀战过万族诸皇。
只是让秦书剑没想到的是,华鼎洞府会在坠仙域开启,毕竟那时候他开启华鼎洞府的时候,可是在不死平原里面。
不死平原处于东部洲。
坠仙域则是四大部洲的一个交界点,要是靠外一些的话,已经是出了东部洲。
“留下华鼎洞府的人,看来也是准备了不少的后手,没有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面,一个不死平原,一个坠仙域。
要是仍然有第三枚青铜令牌存在的话,是否就该存在于其他的地方?”
秦书剑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下一瞬,他便是淡淡开口:“我说,我应该在坠仙域!”
话落。
秦书剑就从天宫中消失。
场景变幻,旋即就已经出现在了坠仙域中。
刚进入坠仙域。
整个坠仙域的一切,都是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面。
秦书剑再是一步迈出,场景变化,正好看到有两个人进入了石碑里面。
“来晚了一步!”
看着有人进入,秦书剑的眉头微蹙。
但也是没有办法,因为华鼎洞府的出现,他需要时间推演具体位置,所以耽搁了一下。
石碑上面。
有漩涡呈现出来。
秦书剑没有进入漩涡里面,而是站在原地等候。
第一次进入华鼎洞府,那是他不清楚什么情况,所以胡乱进入他人的地盘。
但现在不同。
秦书剑清楚华鼎洞府背后是有强者后手存在的,所以他也不会轻易的涉险。
只要等候在原地。
等到进入洞府的人出来,结果也是一样的。
“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擅自开启了华鼎洞府,顺便再让我看看,留下华鼎洞府的人,到底是敌是友!”
秦书剑目光淡漠的看着石碑,站在原地没有动作。
因为开启洞府的动静不是很大。
而且坠仙域里面,也有诸皇的力量残留。
今夜抱得良人归 面缘
直到洞府完全开启,都没有被外人所察觉到。
另一边。
华鼎洞府中。
出现在庄炎跟钟化面前的,则是两道石门。
風流探花 風煙凈
地门!
人门!
庄炎笑了:“两道石门,背后肯定是拥有不同的机缘,刚好我们也是两个人,就干脆一人进去一个石门吧!”
“你要进哪一个门?”钟化问道。
一人进一个石门,也是分配非常合理。
但是石门有两个,背后存在的东西,也肯定是不一样的。
要怎么选择,却也是一个问题。
庄炎闻言,一指右侧的人门:“我就进入人门吧!”
“行,那我入地门。”
钟化点头。
旋即两人便是推开石门,直接走了进去。
地门的背后,乃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密室。
走进密室里面,钟化视线四下打量,很快就将密室里面所有的景象,都给看了一遍。
最后。
他的目光停留在一柄长剑上面。
严格来说。
那是一柄石剑。
石剑插在密室的正中间位置,不知存在了多少岁月。
钟化尝试用洞悉术去看,可也看不出石剑的任何属性。
心中好奇的驱使下,他直接走到了石剑面前。
刚一靠近。
就有苍凉荒古的气息,从石剑上弥漫开来,让钟化心神震动,竟有种想要直接坐化在这里的错觉。
这种感觉。
不但没有让他感到畏惧,反而是心中更是激动。
“好强大的神兵!”
石剑散发的气息越是不凡,便越是证明对方乃是一件强大至极的神兵。
更重要的是。
石剑的形态,跟传闻当中的祖兵,也是非常相似。
想到祖兵,钟化心神又是颤抖了下:“莫非地门里面的至宝,便是一件祖兵不成!”
祖兵!
那是凌驾于道器之上的存在。
四大部洲万族里面,真正拥有祖兵的种族,似乎也就只有一个人族了。
由此可见。
祖兵到底有多珍贵。
如果石剑真的是祖兵的话,那自己就赚大发了。
纵然钟化的心性成熟,此刻也是有些难以保持平静。
如果真的是祖兵。
什么修炼到天人十重的资源,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
其他的不说。
单单是将祖兵拿出去换的话,就算是换取到足以突破真仙的资源,都是完全足够的。
而且!
拥有祖兵在手,日后不论自己成长到什么地步,祖兵都能跟上自己的脚步,发挥出重要的作用。
一时间。
钟化激动的身体轻轻颤抖。
许久过后,他才强行平复了一些,伸手将石剑的剑柄握住,然后用力将其抽离了出来。
石剑从地面上被抽离出来。
一股可怖的气息从中散发出来,使得整个石室的空间都变得郁结。
钟化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强大的气息锁定,将他整个人都给囚禁在了原地。
强大的气息笼罩。
好像是有无数跟丝线,正在自己的身体中钻来钻去,不知在探寻着什么。
另一边。
庄炎进入人门里面,所看到的景象,也是钟化所看到的一模一样。
只见人门中有石剑存在。
就在他刚刚拔出石剑的时候,也是有强大的气息扩散出来,将其囚禁在了原地。
两处密室。
同一个景象。
蓦然间,有淡漠的声音在两边石室中回荡。
“天赋倒是不错,只是两个人太多了,本尊只需要一个人就够了,唔,那就淘汰掉最差的那个吧!”
声音好像做出了什么决断。
就在此时。
人门当中,庄炎眼中刚刚露出惊恐的神色,身体就徒然间爆发,血肉散落在了石室里面,紧接着便是被石剑汲取吸收。
此刻钟化也感觉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只见他眼中有惊慌的神色,拼命想要运转体内的真元,但却好像泥牛入海一样,根本没有半点动静。
也在这个时候。
一股强大的意念,从石剑中升起,直接闯入了钟化的识海里面。
识海当中。
有一尊灵神镇压于其中,那骇然便是钟化孕育出的灵神。
而在灵神的面前。
是有一个孤傲的身影站在那里。
紧接着。
便是在钟化惊骇的目光中,那人直接伸出手,将他的灵神抓取了起来,随后张嘴吞噬了进去。
密室当中。
郁结的空间已经重新流动。
钟化脸上流露出淡淡的笑容:“这具身体资质倒是不错,倒是有好好培养一番的资格,等待了这么多年,终于是有第二批人,进入华鼎洞府了!”
想到第一个进入华鼎洞府的人。
钟化脸上的笑容,顿时收敛了许多。
“那人身上天机被蒙蔽,要么也是道果层面的存在转世,要么就跟道果有些牵扯,不知现在情况如何了!”
也是因为察觉到,第一个进入华鼎洞府的人的不简单。
所以钟化没有夺舍对方,随便塞了一些好处,就将其打发了出去,然后等待第二批进入华鼎洞府里面的人。
幸运的是。
前后也就是十年左右的时间,就有第二批人进入华鼎洞府了。
时间之快,让钟化出乎预料。
他原本都做好了,再往后等待个千百万年,乃至于亿万年的打算,却没想到这么轻易的就等到了。
随后。
钟化口中淡淡说道:“剑来!”
处于人门密室的石剑顿时有所感应,将眼前的虚空撕裂,遁入了其中。
地门密室中。
虚空裂开口子,一柄石剑从里面出现。
两柄石剑相遇,剑身都是剧烈的颤抖,紧接着就看到剑身上出现了无数裂纹,然后寸寸破碎开来。
表面上的石头破碎,露出了散发出寒光的剑身。
然后两柄长剑化为腾龙般,互相纠缠在了一起,于密室中融合里起来。
很快。
两柄长剑消失,只有一柄散发出森冷寒光的长剑,缓缓落在了钟化的面前。
剑身上。
自有道韵流转,溢散出来的剑气,可以轻而易举将虚空撕裂。
钟化突然间张开嘴,便是将长剑吞了进去。
紧接着。
他一步迈出,直接消失在了密室当中。
坠仙域外。
钟化负手脚踏虚空而出,脸上尽是孤傲的神色。
看着外面皎洁的月光,他不由放声大笑:“哈哈哈,无数岁月过去,本尊终究还是有了重见天日的机会。
这一世本尊必定登顶巅峰,镇压万古诸敌!”
声音爽朗。
于坠仙域中浩荡传开,撼动的虚空都是颤抖不止。
也在这时。
一个幽幽的声音从身侧响起:“是吗?”
简单的话语,在钟化耳中听来,就好像是晴天霹雳一样。
他没有任何犹豫,瞬间扭头张开嘴,一柄长剑已是从口中迸射而出,顷刻便是将虚空撕裂开来,无穷的剑气轰然爆发。
面对攻击而来的长剑。
秦书剑神色不变,屈指间便是有指罡轰击,跟长剑碰撞在了一起。
浩瀚如深渊的力量作用下,让长剑发出悦耳的轻吟,旋即便看到剑身一震,强大的剑气散发出来,强行将指罡崩裂。
长剑余势不止,向着他杀了过去。
“很好!”
秦书剑点了下头,再次印出两道指罡。
最终,长剑力量耗尽,不得不倒飞而回。
钟化没有任何犹豫,瞬间将长剑握住,已经是撕裂虚空遁逃。
就在他逃离的时候,封神榜横空出世,镇压虚空天地,强行将其封锁在了原地。
整个事情。
都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从钟化自华鼎洞府中出来,再到后面的交手,快的只如同迅雷一般。
最终。
秦书剑出手,将他给镇压了下去。
封神榜横空出世。
钟化脸色难看,艰难的吐出几个字:“封!神!榜!”
紧接着。
他将视线看向身穿青衫的秦书剑,瞳孔又是收缩了一下:“秦帝!”
“先天至宝,果然是强横至极,以你如今真仙不到的境界,凭借至宝却能硬抗朕的三道指罡。
论及实力的话,只怕中三重真仙一时不察,也得被你斩于剑下吧!”
秦书剑赞叹了一声。
先天至宝!
对于任何一个纪元来说,都是顶尖的存在。
这个纪元不知为何没有诞生先天至宝,反而是拥有了祖兵的存在。
在一定程度上。
先天至宝,便是等同于九劫祖兵。
最后,秦书剑看向钟化,脸上有淡淡的笑容:“倒是让朕没有想到的是,华鼎洞府竟然会是剑主留下的后手。
上次朕进入华鼎洞府的时候,你没有夺舍于我,想必是察觉到了一些东西吧!”
说到最后。
秦书剑眼中已是有森冷的杀意。
剑主,第二纪元中的无上存在,是足以跟刀主媲美的强者。
但问题在于。
刀主是自己一方的盟友,而剑主却是为数不多的敌人。
第三纪元中的一战,许多强者都陨落了。
他陨落了,刀主陨落了,眼下的剑主也是陨落了。
但是秦书剑没想到的是,华鼎洞府会是剑主留下的后手,不过仔细一想,倒也释然了。
谁留下的后手不要紧。
重要的是,对方被自己堵住,那就足够了。
钟化,也既是剑主面色淡漠,但眼底有深深的忌惮:“秦帝,你当真要跟本尊不死不休吗?”
“剑主的话,可是让朕迷糊了。”
秦书剑摇了摇头,平静说道:“早在第三纪元的时候,你我就已经不死不休,若非你等阻拦的话,朕也未必会陨落。
若是此刻你我身份调换,你也不会放过我吧。
只是朕的运气比你好,如今天地大势尽在我手,你剑主又拿什么跟我斗?”
平静的话语中,拥有绝对的自信。
秦书剑也不怕剑主存在什么强大的后手,可以从眼前的局面中起死回生。
大家都是在第三纪元陨落的,哪有什么后手可以留下。
真要有的话。
剑主在自己第一次进入华鼎洞府的时候,就不会不敢出手了。
说白了,便是对方没有把握,可以对抗同样的道果转世,所以才选择了退却。
眼下自身已是堪比上三重真仙,再看剑主虽然先天至宝在手,但也仅仅是天人境界而已。
两者实力的差距,又何止十万八千里。
在秦书剑眼中。
剑主已经是跟死人没有什么区别。
若非看在对方同为道果强者的份上,他连话都不会多说一句。
剑主心中一沉。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纪元已经发生了这么多的变化。
天庭建立。
天帝即位。
而且天帝还是昔日的“老朋友”,这才是最为致命的地方。
如今在剑主眼中,秦书剑的实力犹如深渊般不可揣测,虽然对方没有恢复到往日的巅峰,但也绝对自己可以比拟。
不过,剑主脸上也没有什么慌乱的神色。
作为曾经的道果强者,心性自然不是其他人可以比拟。
“本尊不想跟你动手,但你也不要欺人太甚,真要出手的话,大不了便是鱼死网破罢了!”
“鱼死网破?”秦书剑冷笑:“凭借你如今的实力,又有什么资格跟朕鱼死网破。”
他是捕鲨网,对方现在就是一头胖头鱼。
想要鱼死网破,根本不存在这个可能。
闻言。
剑主突然间伸出手掌,掌心中有一柄小剑突兀出现。
小剑刚刚出现的瞬间,便是有惊天地泣鬼神的剑气散发出来,仿佛能够将天地苍穹都给撕裂一般。
那股可怖的气息。
已经是直冲云霄,而天庭闭关当中的众神,都是直接惊醒了过来。
跟上次天渊中有所阻隔不同。
此次剑主暴露出来的剑气,没有任何的阻拦。
“好强大的剑气!”
“这股剑气,绝对超越了九重仙的程度!”
萧乘风震惊了!
他是真真正正,被那股散发出来的剑气惊吓到了。
自从自己转世重修以来。
萧乘风就发现,很多事情跟他原先设想的不一样。
原本他以为。
以自己浩苍仙君转世的身份,百万年后纵然是镇压万族,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真正转世重修以后。
萧乘风才突然间明白过来,原来百万年后一样存在人杰,而且实力底蕴比自己更加强大。
先是一个昭皇。
再是一个秦书剑。
现在又多出了一个不知来历的强者。
而且对方散发出来的剑气,比前两者加起来都要可怕。
规则之上!
萧乘风的脑海中,顿时冒出了这样的念头。
要是他没有猜错的话,散发出剑气的存在,必定是规则之上的强者。
但是因为剑气太过强大,萧乘风也没有办法捕捉到剑气的来源。
在这股剑气面前。
不单单是萧乘风骇然,其他众神心中都是不可抑制的涌现出恐惧。
就在众神皆惊的时候。
刀主也从修炼当中,直接清醒了过来。
“剑主的气息!”
“莫非剑主也在这个纪元转世重生了!”
“他这个时候释放出自己的力量,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天地间能够给到剑主威胁的,应该只有秦帝了吧!”
刹那间,刀主已经想通了其中的关节。
旋即。
他脸上露出冷厉的笑容:“虚张声势罢了,我就不信我都没有办法留下前世的力量,你却能够保留下来。
秦帝眼下已是上三重真仙,你绝对没活命的机会。
可惜我眼下突破在即,没有办法去给你收尸了!”
话虽如此说。
但刀主的脸上,却是浮现出畅快的笑容。
電影世界的魔法學院
他跟剑主在第二纪元的时候,就已经是死对头了。
后来双方理念不合,更是冲突更加激烈。
第三纪元的一战,刀主其实也是间接的陨落在了剑主手中,当然,剑主的陨落,也跟他脱离不了干系。
如果说,谁最想要剑主的命的话。
那么刀主。
绝对可以排进前三。
坠仙域中,剑主一手持先天至宝,一手凝聚小剑,可怖的剑气在其中吞吐不定,散发出致命的威胁。
“本尊不想跟你死战,你也不要欺人太甚,真要动手的话,就算是你秦帝有后手留下,想要抗衡本尊的力量,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相信眼下这个纪元重生的强者不少,你又何必跟本尊苦苦纠缠。”
剑主重新恢复了原先孤傲的姿态,看着面前的秦书剑,已是有些盛气凌人。
秦书剑笑了:“来啊!”
“你什么意思?”剑主面上有疑惑神色,似乎没明白秦书剑说的是什么。
“你不是要鱼死网破吗?正好朕也来试一试,昔日的剑主如今到底剩下了多少力量,出手吧,让朕再次领教下你的高招!”
秦书剑负手而立,下巴微微抬起,眼神中尽是睥睨的神色。
空手套白狼?
真以为他是被吓大的?
但说实话,剑主眼下姿态做的的确是够足的,要不是在刀主身上知道对方的深浅以后,说不定真就被对方吓唬住了。
但是现在——
秦书剑内心表示不屑。
剑主脸色顿时阴冷了下来:“秦帝,你当真要如此!”
“也别废话了,朕直白告诉你,我没有第三纪元的力量留下,你手中剑气若是真的,相信一剑斩了我不成问题。
出手吧,你还在犹豫什么?”
名少的8号魅宠:早安,老公大人
秦书剑说话间,已是步步紧逼靠近。
剑主心神震动。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看文基地】即可领取!
但他脸上则是现出狠厉的神色:“这是你逼我的——”
话没有说完。
剑气突然间衰弱了一些。
然后在两人的视线中,惊天的剑气一点点的跌落下来,掌心凝聚的小剑,也好像力量耗尽一样,直接如同泡沫般破碎。
场面顿时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剑主孤傲的脸色僵硬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他怎么也没想到。
自己留下的后手,在这么多年过去以后,就连基本的场面都撑不了多久。
现在剑气告破。
原先想要吓退秦书剑的计划,也是彻底失败了。
秦书剑摇头嗤笑:“想你剑主一世英名,眼下也只能用这样的手段了吧,可惜啊可惜,你晚出世了几年。
若是你能找个几年出世的话,朕也未必能够对付的了你。
有句话说的好,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今日——你该当陨落!”
秦书剑笑容收敛,脸色尽是淡漠。
抬手间。
便仿若囊括了天地寰宇,向着剑主镇压而去。
面对如此攻势,剑主只感到无穷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挤压而来,奋起手中长剑斩出,潜藏无数岁月的剑气悉数爆发出来。
轰——
剑气撕天裂地,强行将镇压的力量撕开了一道口子。
可就在力量被撕裂的瞬间,剑主便被掌罡彻底覆盖进去,刚刚夺舍的肉身没有任何抵挡,便是被硬生生的磨灭。
在肉身磨灭的刹那。
有灵神遁逃而出。
横压虚空的封神榜突然间落下,强行将灵神镇压。
秦书剑一步迈出,戮神刀已经斩落。
虚空崩裂泯灭。
灵神凝滞在了空中,犹如风一样的力量吹过时,就如同尘烟般消散无踪。
“吟!!”
长剑悲鸣,似乎为了剑主的陨落而感到悲伤。
紧接着。
长剑破空遁逃,便要离开此地。
秦书剑又怎么会仍有这等至宝离开。
只见他抬手间,就有可怖指罡轰击,直接落在了剑身上面。
恐怖的力量。
没有让长剑崩裂,而是让剑身颤动嗡鸣,锋锐的剑气从中溢散出来,欲要将所有攻击泯灭。
看到这里。
秦书剑不急不缓,手中攻势没有一刻停止。
先天至宝!
至少等同于九劫祖兵的强大存在。
他怎么会让这样的至宝遁走,剑主陨落,无论如何也要将长剑镇压下来。
哪怕不能为自己所用。
但也绝对不可以落入其他人的手中。
因为先天至宝,真的太强大了。
也就是剑主刚刚重生实力,还不够强,但凡对方突破到真仙境界,不需要成为上三重的真仙,仅仅是突破到中三重的程度。
秦书剑也没有把握,可以将对方留下。
要是对方境界跟自己一样的话,他都有被反杀的可能。
强者讲究伟力归于自身,但却不是说,任何外力相助都没有用处。
相反。
强者手中若是强大的至宝存在,那么发挥出来的实力,更是堪称恐怖。
“剑主已经陨落了,你乃是天地孕育而成的至宝,从来都不属于任何一人,又何必为了一个陨落的剑主而负隅顽抗!”
秦书剑淡淡说道。
说话间,他的攻势也没有任何停止。
强悍的力量轰击,丝毫不给长剑离去的机会。
秦书剑很清楚,自己所说的话,长剑是能够听到的。
这等级别的至宝。
已经不单单是死物,更是等同于一个强大的生灵。
“臣服于朕,朕会让你得到无上的荣誉!”
“剑主已死,你再执着也没有必要。”
秦书剑眉头微蹙。
但不论他怎么说,长剑都没有任何理会。
见此。
他也就不再废话,全力攻击长剑,不断的消磨对方的力量。
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
长剑最后一缕剑气也被磨灭,在发出一声悲鸣以后,便是彻底沉寂了下来。
长剑沉寂。
原本洁白森冷的剑身,如今已是有斑斑锈迹,使其看起来好像是一柄无用的锈剑,而不是一件顶尖的先天至宝。
秦书剑伸手将剑柄握住,看着上面的锈迹,眼中也有遗憾的神色。
“神兵自秽,罢了!”
他摇摇头,却也从剑身上面,看到了两个依稀的字样。
散华!
从储物戒指里面取出一个布条,然后瞬手将长剑背负于身后。
先天至宝乃是顶尖的神兵,要是收入封神榜里面,太过于危险了。
毕竟对方要是搞事情的话,封神榜都会因此受损毁坏。
至于放入识海里面,更是一个危险的做法。
一件没有认主的顶尖至宝,要是丢入识海的话,秦书剑也没有把握可以时刻警醒。
所以。
他只能将其背负身后。
只有这样,才能时刻保证散华剑不会搞事情。
至于神兵自秽的事情,秦书剑心中虽有遗憾,但也没有过于在意。
先天至宝。
凰圖鳳業
他自然是眼红的很。
但是秦书剑向来使用惯了长刀,要是用剑的话,总是有那么一些别扭,眼下的戮神刀虽然不如散华剑,但只要给对方时间,也一样能够晋升。
说起来,这个纪元跟前面几个纪元,再次出现了一个好处。
那便是神兵可以晋升,不像前面几个纪元那样,没有任何晋升的可能。
自天地孕育的那一刻起,是什么级别的神兵,那么往后都只会停留在那个程度,想要打破桎梏,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办法。
这个纪元。
天地孕育的神兵虽然不强,但却有晋升的空间。
特别是祖兵,日后要是成长起来,也能够堪比先天至宝,甚至是超越先天至宝。
此时。
停留在秦书剑身边的戮神刀,也是忌惮的看了锈剑一眼:“天帝,到底什么才是先天至宝,为何他给我的感觉很强!”
晋升五劫祖兵以后。
戮神刀也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遇到让他颤栗的神兵。
在散华剑面前。
让他想到了自己刚刚晋升祖兵那会,所遇到的一件强大至极的祖兵。
那件祖兵!
赫然就是六劫祖兵!
但就算是这样,那件六劫祖兵给到戮神刀的感觉,也没有眼下散华剑给到的威胁强烈。
秦书剑说道:“先天至宝,是前面几个纪元,天地自然孕育生成的至宝,要是没有估算错的话,大概等于这个纪元的九劫祖兵。
九为数之极,先天至宝是前面几个纪元的极限,祖兵的极限应该也是在九劫左右。
但是认真比起来的话,祖兵拥有打破极限的可能,先天至宝却是没有。
所以,在某种程度上,你比他要强大的多。”
察觉到了戮神刀的想法。
秦书剑给了一句安慰。
自己家的祖兵,当然要让其开心一下,至于贬低散华剑,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听闻秦书剑的话以后。
戮神刀没有说话,但是背后的锈剑,则是轻轻震动了下,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秦书剑对此,则是视若无睹。
“走了!”
他随手将戮神刀以及封神榜收入识海里面,看了一眼已经变得更加可怕的坠仙域,旋即就御空离开。
天庭中。
众神现在都是久久没能平复。
那股剑气撼动天庭,谁也没有办法平静下来,所以此刻都是汇聚在了天宫门口,想要面见秦书剑,但却被牛大力给拦了下来。
“天帝出去了,你们再等等吧,擅闯天宫可是死罪!”牛大力趴卧在地上,勉力抬起眼皮,瞥了众神一眼以后,不咸不淡的说道。
地皇忍不住问道:“天帝去了何处?”
“不知道,别问我。”
牛大力随口回了一句。
“——”
众神气急,看着眼前的青牛,有种将对方扒皮的冲动。
一个小小天人,就敢给他们甩脸色看。
要不是看在对方乃是天帝坐骑的份上,这个时候早就出手教训了。
有神秘强者出现。
在加上天帝的离去,让他们联想到了很多的事情。
众神此刻只想弄明白秦书剑的去向,以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偏偏牛大力做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让他们根本无从下手。
不论是星宿众神也好。
还是五方帝君也罢。
九变魔龙
眼前的青牛,统统都不卖面子,而且还躺在地上回话,丝毫没有尊敬他们的意思。
“牛兄当真一点消息都没有吗?”
“都说了没有,你烦不烦啊。”牛大力不满的说道。
“——”
饶是昭皇修养功夫很好,脸上也是有了些许愠怒。
平静的眸光落在其身上,让牛大力突然间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天宫内殿。
秦书剑悄然间回到了这里。
同时,殿外的动静,他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对于牛大力的态度,秦书剑也是有些牙疼,他都怕众神忍不住,真的要出手杀牛了。
为了避免事态进一步的恶化。
秦书剑坐在帝位上面,开口说话,声音顿时传到了外殿众神的耳中。
“你等都进来吧!”
PS:求月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