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天行緣記》-第兩千一百三十八章 會面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天行缘记
随着蛮角商会的运输船抵达了地狱界内的蛮角城,易天便将阎文雄好生托付给了宛角兰。此处虽说是蛮角族的主城可也有不少异族散修聚集,对于阎文雄来说现如今有了功法又有了助力自然然可以在此大展拳脚一番。
而且自己给他的指示是要求在千年内修炼功法将修为提升至化神后期乃至于分神期的阶段。与此同时还要多方联络各处的散修将它们整合起来。
有了蛮角族的帮衬自然无需担心黄泉族的骚扰,而且还可以依托他们的势力竖起大旗不断将那些弱势的散修都吸纳进来。
照易天的估计千年时光对于很对低阶修士都是无法想象的漫长,可对于化神期修为以上的修士则算不上什么,同时也可以是让他们重新审视一下地狱界内的势力并选择归属。
自己在与阎文雄面授机宜时也着重的点出现如今地狱界内的势力,黄泉族是要打压的但不能太过。如果将其打压太甚导致蛮角族坐大也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结果。
理想化的结果是让阎文雄整合散修势力后成为地狱界内举足轻重的存在,而且还能交好杏林门,与蛮角族私下也达成默契如此一来可以组成三派联合势力必能力压其余几族。
来到了蛮角城后易天交代完手上的的事情便转身独自离去,在地狱界中除了蛮角族、黄泉族和杏林门外还有其余三股大势力。其中墨羽族和暗兽海族可以暂且不做考量,毕竟这些种族虽强可宗主势力地处偏远,暂时还不会掺和到打压黄泉族的行动中来。
至于这石族倒是眼下一个极为辣手的存在,在蛮角城内易天有意无意间已经见到了不少石族修士。这些人体型庞大成年的石族修士个头至少有一丈那般高,周身上下皮肤血肉都是由地狱界内独有的硫磺岩石构成。
整个来说石族修士倒是一种奇异的存在,全身上下血肉都是由岩石组成,至于头部脑袋之中的神魂之力却是与其外形极不匹配。
相较于元婴期修士实力持平的石族修士其神魂却是弱了不少,所以大多数低阶石族修士都会被奴役作为苦力趋势。
这些石族修士都是充当蛮力苦役,专司拉车运货之用,至于在蛮角城内却是没有看到有元婴期以上的石族修士出现。
私下咨询了下才得知这些石族修士但凡修为提升到化神期后神魂也会壮大不少自然是不会甘心在被人奴役的。
但是石族修士的人数众多,而且他们在地狱界内特定的环境之下人口繁衍起来迅速,其人口总量远远超过异族修士的数量,所以出现些许被奴役的石族也不足为奇了。
在蛮角城内易天接到传讯,宛中流约自己前往‘浴火硫磺池’附近的‘地狱火盆’会面。虽不知道其有何用意,易天也是先做了准备。在城内购买了份较为详细的地狱界地图玉简,神念扫过后发现这‘浴火硫磺池’算起来是地狱界内一处较大的已开采的硫磺源地。
因为这‘浴火硫磺池’所占区域约有数万里万元,其中有将近三分之一的部分区域是被石族所占据着的。其余部分则是属于荒无人迹的区域,‘地狱火盆’在那里也算是较为偏僻的区域,在那里会面也算是说得过去。
离开了蛮角城后易天将周身灵压波动收敛起来,将身形稳在空中后直接施展神魔一体的功法将自己的灵力转换成黄气状态。在地狱界的环境内四周的灵力都参合了大量的杂气,对于灵修来说实在算不上是什么好去处。倒是转换成魔修状态却是能够毫无阻碍的吸收起这里的灵力。
周身化作一道紫黑色的遁光后易天便转身朝着那‘浴火硫磺池’所在的方向径直飞去。
地狱界的范围远超自己的想想,相较于灵界也是不遑多让。易天在空中足足飞遁了有数日眼前才发现有大片的火海出现,神念微微探出后查看了下那处,正是大量的硫磺烈火池内升腾起硫磺烈火所独有的情形。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既然进入到‘浴火硫磺池’的范围易天也不敢托大,自己人生地不熟搞不好误入了石族的领地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则不是自己想要的事。
寧 小 閒 御 神 錄
循着玉简地图所表示的方位,易天绕过石族的领地至少保持了五千里的距离在‘浴火硫磺池’内飞行了半日后才算是找到了这次会面的地点‘地狱火盆’。
远远神念扫过后发现那处有道微弱的灵力波动出现,当下心头一喜急忙落下云头至低空飞行朝那处疾驰而去。
十息后待来到那硫磺火池上空后目光掠过发现有个人影正站在下方熔岩池内一处突出的岩石孤岛之上等待着。神念扫过只见宛中流此时正满脸笑意的打量着自己,随后双手一拱稽首道:“易道友这般模样出现在我面前着实是让老夫有些始料未及。”
收起身上的遁术易天缓缓落至下方孤岛上,待到宛中流身前三尺开外才稳住身形。随后一拱手还礼道:“事非得已在下也只能现出本尊的第二形态至此,还望宛道友见谅。”
宛中流则是目光掠过仔细的打量后面色不变但眼中却是闪过一丝惊讶的神光,三息后才叹了口气道:“如果我没有看错易道友这第二形态乃是魔修之身,而且是实实在在吸纳了魔煞原力而炼成的本尊,论实力较那大天魔独孤寂寞的分身都丝毫不逊色。”
“承让了,宛道友果然是目光如炬,在下钦佩不已,”易天嘴里如是说道,心中却是对宛中流也高看了几分。果然这些黄泉守卫的长老都是活了万年的人精,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对自己的魔修本尊做出如此精准的判断已然不易。
二人一番见礼之后还是宛中流先行开口道:“这次仓促会面也是情非得已,还请易道友见谅。”
“宛道友为何有此一说?”易天却是眉头微皱问道。
宛中流面色一肃道:“如今黄泉守卫之中少了二长老狞瑞霖,所掌控的力度大不如前。老夫在幽冥皇朝内要主持大局,更要时时刻刻监督护卫幽冥皇孙所以能够分身前来也是花了好大周折。”
“难道在幽冥界内黄泉守卫的势力还在处处被狞狂那厮打压着?”易天试问道。
“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宛中流叹了口气道:“现如今那碧落妖姬代狞狂出手也是逐渐将手下势力都放开了去,从各个方面都较千年前更为严厉了。只是最近数十年才稍稍缓了下所以我才有空余能够脱身。”
易天闻言脑海之中飞快的思量了起来,按宛中流所言碧落妖姬频频出手应该是在黄泉守卫二长老狞瑞霖身陨之后的事。想来她的消息来源也是非常可靠才会有此动作。至于最近数十年稍稍缓手可能会与自己在佛灵界内解决了狞狂的分身有关。
想罢才开口问道:“未知现如今道友和那碧落妖姬可有打过照面,其实力如何?”
宛中流淡淡的回道:“老夫与碧落妖姬只是在千年前有过一次交集,之后并没有再见过。自二长老狞瑞霖身陨之后我就意料到会招致她的打压,只是不知为何其频频出手之下在数年前突然停手了。”
“那是狞狂的第四具分身在佛灵界内被我截下了,”易天接口道。
“什么他竟然还有第四具分身?”宛中流面色惊讶脱口而出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存在啊?”
“怎么宛道友也察觉到了问题么?”易天调侃道。
宛中流面色一正问道:“此事易道友莫不是在说笑吧?”
“你看我的样子是不是呢?”易天反问道:“此事颇有些蹊跷,但却是千真万确的。”说罢易天便将自己在佛灵界内遭遇昆凌子和裴餮还有智兴和尚的事情缓缓道出。随后又将智兴和尚施展转世秘法试图将自身与狞狂神魂牵连切断的事情都讲了出来,期间遇上了狞狂的第四具分身慈悲老人的情形自然也没有拉下。
听完之后宛中流面色铁青,随即陷入沉思之中。这些信息对于他来说牵扯的事情太多一时之间还未能将其都消化掉。
足足低头思索了半刻后宛中流的嘴里才缓缓叹息一声,随后抬起头来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拱手行道:“多谢易道友出手相助。”
“这是我分内之事,再说对付狞狂也是我们的共同目的,”易天却是急忙还礼道。
宛中流却是抬头呵呵笑道:“易道友你有所不知,狞狂的第四具分身陨落后他的本尊必定是元气大伤。我现在是知道了为何碧落妖姬突然会收手将手下的势力都撤回了奈落帝都。”
“宛道友可是从中有何发现么?”易天问道。
“狞狂虽强可也不是一个完整的神魂,想必这一点易道友应该知道的吧,”宛中流解释道。
“确实如此,我也没有料到前代幽冥大帝即便是陨落了却还会将神魂散落开来,”易天一阵唏嘘道:“如今狞狂虽然身为主魂却未能见其余的散魂收集完整自然是他最大的掣肘了。”
“确实如此,”宛中流面露兴奋之色道:“易道友可知我黄泉守卫的大长老是何人么?”
“听说他是出身于黄泉族内,如今阎邱能够称霸地狱界也是和这位神秘的大长老有着极深的渊源,”易天想了下回道。
“易道友说对了一般,其实这里面也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宛中流叹了口气道:“黄泉守卫的大长老名为阎云镜出生于黄泉族,但是他还有一重不为人知的身份是前任幽冥大帝的散魂之一。”
“什么,”易天闻言面色大变眼中瞳孔一凝道:“宛道友莫不是说笑吧?”
“易道友你看这般事情我会随意胡说么?”宛中流却是正色道。
“那为何狞狂没有将其神魂吸收了去?”易天不解的问道。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宛中流面露笑意道。
“为何不能呢?”
“狞狂乃是原本幽冥大帝前世那偏执的一面主张是以他本尊降世重新统治幽冥界,乃至于黄泉界等其余诸界,”宛中流解释道。
“那阎云镜是否就是前任幽冥大帝心中的那份以皇朝更替所留下的执念,”易天试问道。
舒心 小說
“正是如此,”宛中流道:“所以这也是黄泉守卫和狞狂那厮对持万年来的根本原因所在。如果狞狂相比要将阎云镜的神魂吸收回去势必会对其本尊神魂有着极大的影响。他也是看准了这点所以才一直隐忍没有动手。”
“我看他不是不想动手,而是在等待阎云镜的寿元耗尽,待到其遁入轮回的一刻才出手将其神魂擒获,”易天想了下说道:“想必那时吸收其神魂的副作用才会降至最小。”
“看来易道友对于神魂秘术的了解远超同人,”宛中流面露赞叹之色道:“大长老也曾经提及如此,所以他现在是与狞狂在耗时间。如果能够将修为提升至大乘期那是再好不过了,届时可以反客为主将狞狂那部分散魂吸收过来。”
“我看此事有待于商榷,至少以目前来看那狞狂的实力远胜于黄泉守卫的大长老阎云镜,”易天分析道:“除非是出现了对于二人存在的极大威胁否则断不会见到神魂融合的一刻。”
“谁知道呢,”宛中流摇摇头道:“我们现如今也是尽人事随天意,看看到底老天是向着幽冥皇族的还是偏袒狞狂那厮。”
“照我看狞狂的实力更胜一筹,”易天说道:“他既然能够分出四具分身,本身说明其神魂壮大的程度远超想象。”
“易道友想到了什么呢?”宛中流眉头皱起说道。
“不知宛道友可否与狞狂的本尊见过?”易天试问道。
摇了摇头宛中流面露疑色道:“我之前也只是和幽冥童子或是碧落妖姬打过照面,至于狞狂的本尊一直都是个谜,恐怕连得大长老阎云镜才能感应到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