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大唐掃把星 線上看-第521章 得意的一笑分享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刚开始王圆圆觉着贾平安大概是某个密谍机构的官员,所以故意流露出无所谓的模样。
可当他得知了贾平安的身份后,猛地想起了一件事。
当初禄东赞出使大唐,为了争取筹码,就让吐谷浑叛军趁机发动袭扰。可后来叛军被剿灭,尸骸被堆积成京观,就在使团的必经路上。
禄东赞回到了吐蕃后,提及了贾平安这个名字,说是少年狠辣。
但他还有一个疑问。
“敢问武阳侯,上次吐谷浑之夜,据闻指挥者便是一个姓贾的……”
“正是贾某!”
王圆圆倒吸一口凉气,“那一次他们在吐谷浑发动,只为掀翻诺曷钵的统治,结果被大唐以少击多击败,据闻那一夜树敦城中全是叛军和密谍的尸骸……”
那一夜,百骑扬威异域,时至今日,吐谷浑那些贵族提到百骑依旧心有余悸。
“你想要什么?”
贾平安问道。
王圆圆诚恳的道:“我能要什么呢?我只是想挣些钱,让儿孙衣食无忧。大唐繁茂,有许多在吐蕃会被疯抢的货物。”
他狡黠的道:“若是能弄些好东西,想来能让大唐挣更多的钱。”
“大唐不差这些钱!”
王圆圆脸上的微笑僵硬了。
李元婴在边上暗自叫好,心想王圆圆看似滑不留手,可先生这番话却软硬皆施,让他找不到半点优越感。
——大唐不喜欢走私挣到的那点钱!
都市修真狂医
贾平安看着他,“若是你提供的消息并无太大的价值,那么我想你这个人也没有任何价值。大唐可以寻你来走私,也能寻别的人走私。天下熙熙攘攘,皆为利来你往。少了王屠户,大唐照样吃没毛的豕!”
他起身,微微颔首,“你的消息一文不值,若你获取的消息仅仅如此,那么我想滕王该在西北重新寻一个走私商。”
他径直出去。
他竟然这般无礼?
王圆圆愣住了,然后看着李元婴。
浮世未央
李元婴笑了笑,“他是本王的先生,如果你想让我向他施压,那么结果会让你失望。”
贾平安去了尚书省。
“那人如何?”
“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家伙。”
李勣点头,“知道了。”
就这么了事了?
老将们不是要接手此人吗?
人呢?
贾平安看看左右。
李勣笑了笑,“赶紧回去。”
贾平安回到百骑,说道:“吐蕃那条线谁在掌控?丢出来。”
程达一惊,“丢给谁?”
贾平安一脸恶霸的模样,“丢给兵部,咱们不管了。”
程达小心翼翼的道:“武阳侯,兵部原先就能打探外面的消息,咱们这条线再交出去,百骑可就少了差事……”
“我说交了!”
贾平安板着脸。
正在研究购物车的明静放下了册子,“老程别嘀咕了,交吧。”
贾平安看着就像是要炸的模样,再不交,说不得就要收拾人了。
咦!
贾平安从未在百骑内部真正的发过脾气,也没怎么收拾过人,要不要用老程来测试一番?
这个想法一出来,明静就觉得太有趣了。
“老程呐!”
程达一个哆嗦,“我这就去。”
“不不不!”明静很温柔的道:“你说不交……”
贾平安,你赶紧炸啊!
贾平安看着她,突然狞笑,“要不要爆一爆?”
明静不禁低头看看凶,“罢了,交吧。”
挑唆失败。
但不可耻。
“武阳侯,滕王来了。”
李元婴和贾平安寻个地方说话,一开口就骂:“今日有人说走私这等事不能让本王掌控,说什么本王辈分太高,以后难免难制。”
“那就交出去。”
李元婴点头,“如此也好。”
……
千牛卫,吴伟洪召集了人议事。
“百骑有些事一直私下在做,宫中是滕王,宫外是百骑,如今千牛卫也能去插一手。”
“校尉,是何事?”
几个千牛卫满脸兴奋。
百骑啊!
他们才将给了百骑一次痛击,再抢走了他们的差事,那就是逆袭了。
吴伟洪平静的道:“是走私。”
“走私?”
“对,咱们的人虽然做不了,可兵部那边还有一套人马可以做。”吴伟洪微笑道:“此等事别想着千牛卫能一家吃了,咱们和兵部联手,把此事拿下,千牛卫就渐渐崭露头角……”
众人不禁欢喜不已。
“百骑怕是不肯吧?”
吴伟洪微笑道:“此事陛下问过老帅们,老帅们并未反对,今日还叫了贾平安去暗示了一番,他若是不傻,自然知晓如何做。”
“他若是真不肯呢?”
一个千牛卫倔强的问道。
吴伟洪淡淡的道:“那就不是我等能管的事,而是宫中!”
……
贾平安下衙后,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整理自己的鱼竿。
“夫君,这季节太冷呢!”
霹雳天网 云中岳
卫无双觉得他抽抽了,甚至还伸手摸摸他的额头。
“就是摸摸。”
喜欢钓鱼的人,只要想起钓鱼就会心驰神往,恨不能马上就能扛着鱼竿到河边去。
卫无双出去,见苏荷在外面逗弄阿福,就戳了她一指头,“小心些,别惹了夫君!”
苏荷抬头,“无双,夫君今日看着很兴奋呢!”
卫无双喝道:“阿福!”
阿福抬头看看她们。
两个都是爸爸的女人,爸爸好像对苏荷要容忍些……
但爸爸对卫无双好像很给面子。
阿福摇摇晃晃的过来,嘤嘤嘤……
苏荷怒,“阿福!”
呵呵!
卫无双微微一哂。
阿福,别过去!
阿福回头看看苏荷。
“阿福!”
苏荷招手。
可她的甜笑在贾家只对贾平安管用。
嘤嘤嘤!
阿福走到了卫无双的身前,一脸谄媚。
好个阿福!
卫无双揉揉它的头顶,“回头给你好吃的。”
嘤嘤嘤!
阿福把脑袋凑过去蹭啊蹭!
苏荷瘪嘴,“阿福趋炎附势,若是我喂它,它定然会听我的。”
卫无双板着脸,“今日……晚些要闹腾起来,要双修,不然回头我收拾你!”
苏荷瞪着眼,“为何?夫君不乐意双修呢!一提就说我幼稚。”
“今日我帮你!”
“哦!”
苏荷一怔,“无双,你这是良心发现了吗?今晚我和你一起睡。”
“想都别想!”
卫无双后悔了。
随后她去了厨房。
曹二正在炒菜,见她来了心中一慌,“大夫人,可是菜不好?”
卫无双吩咐道:“晚饭弄个八宝饭,香肠和腊肉弄一盘子,再来一个爆炒羊肉。”
曹二纳闷,“怎地都是郎君爱吃的菜呢!”
卫无双说道:“郎君一家之主,自然要做他喜欢吃的。”
曹二应了。
今日的晚饭卫无双特地安排在后院。
“夫君,我要吃香肠!”
苏荷眼馋的看着香肠。
大老婆会收拾你!
贾平安没在意!
咦!
无双为何没动静?
娃娃脸的筷子过来了!
她夹到了香肠!
贾平安抬头,看着双修成功的苏荷把香肠吃了,不禁愕然!
大老婆这是啥意思?
以往她不是该出手的吗?
贾平安懵!
苏荷成功的双修到了许多食物。
大丰收呀!
看着堆积满满的碗,苏荷犹豫了一下,“夫君,你遇到麻烦了。”
瞬间所有的一切都清晰了。
两个婆娘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于是卫无双就让苏荷来调节气氛。
“没什么麻烦。”贾平安很笃定的道:“若是不妥,为夫会说,若是为夫不说,你们别管就是了。”
他笑道:“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既然嫁给了我,那么这些事就别操心!”
苏荷哦了一声,趁他不注意,果断把八宝饭弄了过来,然后给了卫无双一个威胁的眼神。
两个婆娘在眼皮子底下弄鬼,贾平安看了只是笑。
“夫君喝点酒吧!”
卫无双抬眸,“三花去拿了酒来。”
“是!”
贾平安霍然发现卫无双哪怕是微笑,但依旧带着威严。而三花恭谨的模样,分明就是带着畏惧。
这个大老婆往日看着这是平常,此刻露出了本来面目,三花压根就扛不住。
苏荷在努力的修炼,什么威严……对不住,有鸡腿好吃吗?
晚上,因为两个娘子肚子太大,担心压到,所以贾平安一人睡。
“鸿雁!”
“郎君!”
鸿雁笑吟吟的出现。
机会来了,郎君定然会让我侍寝,随后我就能腾飞……
贾平安在书房里沉吟着,“把香肠和腊肉弄一些来,再来一坛酒。”
“是!”
小女仆清脆的答应了。
晚些,鸿雁端着盘子过来。
香肠,腊肉,若是再来一碟花生米,两口子就能聊一夜。
但现在两个婆娘有孕,他只能自斟自酌。
一夜好睡。
第二天贾平安寻了鱼竿出来,“王老二去一趟百骑,就说我今日身体不适,告假!”
随后他就扛着鱼竿去了城外。
护城河悠悠,路人都是匆匆来往,不会停留。
贾平安寻到了自己的钓位,打窝,然后把两个婆娘为自己准备的吃食拿出来。
脆哨、肉脯,外加果脯和两张饼,还有酿造的果酒一小水囊。
前世他也是打工人,难得有休息的时候。每逢休息,就自己弄些脆哨,再弄几罐啤酒,第二天天麻麻亮就去了河边。
脆哨要用五花肉,切块下锅……别干熬,加点水。渐渐的沸腾,水逐渐征伐,然后肉开始出油,最后差不多了,把油弄出来,油渣在锅里。
别加盐,就是弄一点酱油……千万别多,就一点,然后再加点酒酿进去翻炒,随即起锅。
若是可以,就把这样出来的油渣放在猪油里,想吃就弄点出来。
吃面条的时候来一点……
贾平安有些急不可耐了。
他打开油纸包,里面全是他自己做的脆哨……曹二也弄不出这等美味的东西来。
来一颗脆哨,咸甜得宜,然后喝一口家酿的果酒,什么思绪都没了。
“起!”
提杆,我去!
“好大的鱼!”
天气这般冷,贾平安本以为很难起鱼,没想到一起就是大鱼。
乐开怀啊!
把鱼解下来,放进鱼护里,然后重新上了鱼饵,丢下去。
贾平安搓搓手,拈起一颗脆哨吃了,再喝一口酒精度大概和啤酒差不多的果酒,舒坦的想穿越。
“他们说武阳侯有些洁癖,可你看看,他才将弄了鱼和鱼饵,接着就弄了东西吃,压根没洁癖啊!”
“说不准!”
“你看看,他又弄了东西吃。”
贾平安看着水面,只觉得人世间就只剩下了这片天地。
太阳渐渐高升,贾平安起竿的频率也渐渐高了。
“不是说病了吗?”
“是啊!”
贾平安起竿,一条大鱼!
身后的声音带着不耐烦,“你这是欺君!”
“我这病严重,不钓鱼就会犯病、”
贾平安没回头。
“这病难道还能活蹦乱跳?”
“是啊!”
“什么病?”
“神经病!”
沈丘终于失去了定力,“可咱看了这么一会儿,你就上了五条鱼,你觉着鱼儿会上你的钩?”
贾平安吃了一颗脆哨,爽的……
“我打赌你不会把我今日钓鱼之事禀告给陛下!”
“你信?”
“我当然信!”
身后没动静,半晌贾平安回头,沈丘没了。
“我管你个逑,别动我阿姐就好,其它的……随意!”
……
“昭仪!”
周山象急匆匆的走来。
武媚抱着潞王李贤在逗弄。
“何事?”
武媚把李贤丢给边上的宫人,精神瞬间就提起来了。
周山象说道:“昭仪,百骑把吐蕃那条线丢出去了,千牛卫的吴伟洪喜气洋洋,带着人去了兵部。”
那双凤眼瞬间就凝固了。
周山象从未见过这样的武媚,被吓得跪下。
那冷冰冰的眸子毫不动容,“百骑原先就是帝王的心腹,只是护卫,和千牛卫相互制衡。后来平安进了百骑,就多了巡查长安治安之责,更是多了查探番外之责。这几年百骑并无过错,为何要丢弃吐蕃那条线?”
我哪知道?
周山象看向了邵鹏。
小贾这是想干什么?
邵鹏说道,“昭仪,外面怎会突然变动?奴婢觉着不对劲。”
这两个装傻……武媚淡淡的道:“都是寻常。”
这是昭仪和陛下有问题了?
邵鹏打个寒颤,“昭仪,这等事一般不会轻易动摇,千牛卫……奴婢原先在百骑就知晓千牛卫的本性,什么事都干不好。”
武媚木然,“不必说了。”
邵鹏有些小遗憾。
晚些他寻了周山象说话。
“昭仪今日不对。”
“前日陛下来了,说了些什么,昭仪沉默了许久,就不高兴了。”周山象纳闷,“可今日更不对。”
这个蠢女人……邵鹏淡淡的道:“因为那件事把武阳侯也卷了进来。”
周山象一愣,“你是说……百骑丢掉吐蕃之事和昭仪有关?”
“咱什么都没说。”邵鹏很冷静,“注意昭仪。”
周山象觉得这人就是个没良心的,“可武阳侯呢?”
邵鹏看了她一眼,“若是遇到了事,武阳侯会格外的冷静,此事他定然有了察觉,此后只是看千牛卫罢了。不,该是看陛下和昭仪之间。”
可武阳侯和你几年的同僚之情就这么没了?
你就不为武阳侯担心一下下?
可见你就是个贱人!
哼!
周山象冷哼一声,旋即进去。
……
“我回来了!”
我真的不会打球 三郎爱拼命
太阳很好,晒得人暖洋洋的,但千万别起风,一旦起风就刺骨的冷。
杜贺见到鱼护就赞道:“这么多,一家子吃不完呢!”
贾平安心情大好,“丢水池里养着,等二位夫人想吃的时候让曹二动手。”
他洗了手,随后去了后院。
“无双,你耍赖!”
“胡说,我哪里耍赖了?”
“你就独吊幺鸡,为何还能自摸?定然是作弊,夫君说的出老千!”
“咳咳!”
两个婆娘和两个小女仆聚在一起打麻将,看样子苏荷输的很惨,面前的筹码少了许多。见到他后,那欢喜啊!
“夫君!”
“站住!”
贾平安指着她,“不许跑!”
苏荷伤心了,“夫君,我输了!”
“我来!”
心心念念的小老婆那么可怜,贾平安被触动了。
半个时辰后……
贾平安起身,一脸独孤求败的寂寞,“晚饭呢?”
晚饭很好,吃完后,两个老婆都跑了。
贾平安去了外面。
道德坊此刻乌漆嘛黑一片,偶尔能见到灯火,也就是一点而已。
这让他想到了后世坐火车的经历,天色昏暗后,在郊外看着乌黑一片,但到了城市后,突然灯火通明。
那种感觉很难说,大概就是在原始森林中看到了KTV般的触动。
随后下车,出了车站,打车回去,一路上看着那些热闹的夜景,鲜活重新回归。
边上有坊卒走过,灯笼散发着微光。见到贾平安后,都放慢了脚步,悄然而去。
我特娘的就是瘟神。
他突然止步,身后传来了王老二的声音。
“郎君,是熟人。”
阿福不甘心的咆哮着,一听就是被抱着往后拖的不甘。
“百骑为何把吐蕃那条线丢了?”
沈丘的声音很平静。
“你就像是录音笔。”
“什么笔?”
沈丘不懂这个梗。
“大晚上的,你来作甚?”
沈丘沉默了一瞬,“百骑为何把吐蕃那条线丢出去?还是丢个了兵部?”
“我说是识趣可好?”
沈丘……
“还有何问题?”
贾平安深吸一口气,发现这里的空气竟然是长安城中第一好。
这不就是李治想达成的目的吗?
而且起因不必说,多半是宫中的阿姐和他发生了矛盾,他想用这等手段来敲打阿姐!
你找错了人,用错了地方!
贾平安在黑暗中得意的一笑。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