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我的小人國》-第二千一百四十九章 這個世界大有問題展示

我的小人國
小說推薦我的小人國我的小人国
窗外,内外城区颇为分明。
和在木屋里的格斯等人比起来。
能住在城里石头建筑的人们,无疑要幸福得多。
不过萧羽飞过去之后便发现,城里的居民,看起来并不快乐。
他们活得一样小心翼翼,并且因为担心外力破坏掉自己来之不易的小幸福。
他们在为那些上层提供服务的时候同样得小心翼翼,并对同行们小心提防。
以免一个不小心,自己的工作就被同行的小儿子给顶替了。
他们每天醒来,都要先担心邮箱里会不会突然出现来自雇主的信件。
深表遗憾,这一开头文字,是无数城里人的噩梦。
“深表遗憾。”
“因为资金问题,博得城堡已经申请了破产保护。”
“本协会很遗憾的通知你,你被解雇了。”
“随信有着相当于你十天工作的补偿金。”
“祝愿你能在十天里找到新的工作。”
“感恩,螺旋之主!”
風 弄 小說
清晨,天刚刚蒙蒙亮。
身子修长的园艺师罗恩,就从邮箱里看到了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信件。
包子,咱们回去种田吧
“怎么会这样?”
罗恩揉着本就没有几根的头发。
二十岁的他,靠着这份城里的工作,早早就在教堂结识了好几位一生挚爱,并养育了五个小孩。
城市里没有学堂。
知识大部分被教堂把握。
剩下的也都是各家的家传,是他们留在城里的底牌。
类似传子不传媳,传嫡不传幼的规矩,都是基本操作了。
罗恩一家是园艺师。
他祖父是,父亲是,他是,儿子将来也会是。
罗恩考虑过,只会把手艺传给最聪明的孩子。
其他的,只能自求多福了。
或许,他们能幸运的被选中出海甚至于去为教会服务。
虽然,教会的神父们,听说为了更加亲近神灵,理解神的旨意,入会前都必须先阉了自己的。
不过这点问题,显然不算什么问题。
等到死后回归螺旋之主的怀抱。
那东西一定能回来的不是吗?
罗恩没敢问神父这些问题,不过他猜测应该就是这样的,并且如此告知了自己的孩子们,以免他们哪一天有了机缘却因为恐惧身体缺陷一部分,而放弃。
只是,罗恩阻止不了别人,在漫长的时间里自学成才或者传给了其他孩子。
终究会园艺的人是越来越多,需要这门手艺的贵族老爷和教会却是有限的。
结果自然是工作越来越不好找,被辞退更是几乎等同于判了一辈子的人生。
“咳咳咳!”
害怕,恐惧,让罗恩脸色苍白得厉害,加上寒风一吹。
他大口咳嗽了起来。
捂着嘴咳嗽了会儿。
罗恩发现自己手掌心多了不少血丝。
他皱了皱眉,却不太在意。
自从天空的空气越来越呛人之后,咳嗽出血的人比比皆是。
教会出面解释过了。
空气变差是螺旋之主对他们这些卑劣之人的考验。
不仅这里如此,其他城市也是如此。
对此解释,罗恩深以为然。
他听过神父们念诵的大陆历史。
聪明的他敏锐意识到现在的人比起千年前可是多了不少。
神恩的竞争者那么多,身为神灵,怎么能不提高门槛,加大考试难度呢?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想到这,罗恩深呼吸了几口呛人的空气,脸上保持了镇定。
加上积蓄,罗恩还能支持十五天。
他马不停蹄的走出了街区,希望能在这十五天里找到新的工作。
萧羽依附在这罗恩的肩膀上,和他一起进入到了市区。
街道还算干净,看得出来是有人打扫的。
然后……就是建筑物了。
呵呵,还真是到处都能看到那螺旋教会的铭文标记啊。
萧羽环顾四周,看在心里,对这座城市和这片大陆的架构越发的清晰了起来。
底层的格斯,中层的罗恩。
都填充了大片拼图。
接下来。
萧羽看向了一座教堂。
教堂里的神父们,正不辞辛苦的站在门外,为一些失意之人祷告,安抚他们的内心。
从罗恩梦境里,萧羽已经知道,这些失意者很快就会卷起铺盖滚蛋,带着家人一起去打工了。
瞟了眼神父。
亲眼所见下,萧羽确信,这些神父们果然都没有把柄了。
这让萧羽想起了现实世界里圣主之城的神父们。
听闻圣主之城知名的大主教里,不乏有没把的。
据闻还有一个是因为做那些羞羞事的时候被抓住了,然后村民们一拥而上帮助那位还是神父的大主教完成了最重要的一步,断了把柄。
结果没了把柄之后那位大主教果然得到了精神上的升华,从而专心致志研究神学,最终不靠关系就晋升为了大主教,得以留名后世。
也由此,欧罗巴那边还冒出了一个阉割派,非常赞成这一观点。
就是历史记载来看,嘴炮居多,肯实际行动的寥寥。
实在是比不上这片大陆的螺旋教会。
看看人家,身体力行。
人人皆无把柄,得以专心致志为神灵奉献自我。
谨慎考虑。
萧羽没有去找神父,而是在一处转弯地段,依附到了一辆华贵马车之中。
马车里,是一位留着小胡子,双眸明亮的中年男子。
在这片大陆,能够人到中年这件事情本身,就说明了这位的身份不凡。
一段时间之后,萧羽也了解了这个新目标的身份。
赫尔勋爵。
这座城市里的老牌贵族之一。
外围的黑色石头工厂,有十分之一是他的产业或者和他产业紧密相关。
人活得久了,就会想得多。
这秘境里的智慧生灵,也是如此。
在这座城市长大,看着这座城市一成不变的重复运作着,好似吞噬人命制造绝望的巨兽。
赫尔勋爵,心中一直在怀疑着四周的一切。
他总觉得。
这个世界,不该是这样子的。
所有人,都不该过得那么的苦闷,麻木。
天赋还可以的他,每次仰望星空,只会莫名的感到沉甸甸的。
脑海里会想到他巡视时候看到的那些麻木的人们。
“螺旋之主会给所有人幸福的。”
赫尔勋爵每次想到这,都会立马捏住胸口的圆盘印章,默默重复神父们的祷告词,以此催眠自己。
“噗嗤。”
“死后的世界,真的能变幸福吗?”
听到了这位上层人士的心声,萧羽微微一动,忽然间在其脑海里传出话来。
马车里的赫尔勋爵猛地身子僵硬了下。
下意识的想要询问,却又想到了什么闭上了嘴,装作了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份镇定和谨慎,让赫尔勋爵在萧羽眼里印象分,又高了几分。
咔哒。
马车回到了市区里的城堡。
赫尔勋爵缓缓下了马车。
瞟了眼邻居的堡垒。
那是一座比赫尔勋爵城堡大上一层的白色堡垒建筑。
原本是一位老伯爵的,后来成为了一个新兴子爵的。
今天,那位子爵破产了,直接卷铺盖走人,成为了赫尔勋爵某厂房里的执事。
这些贵族的失意,一直警醒着赫尔勋爵。
让他完全不敢大意,更不敢顺从本心去做事。
他很清楚,稍有不慎,自己可能就会输掉一切,然后灰溜溜的去底层干活。
自己或许还能不担心饥渴,下一代却和那些麻木的工人们一样了。
所以,即便巡视的时候,触动了内心,感慨了手下那些人真累,真苦。
他或许可以出一点力。
却也很快打消了念头。
教会的采购,可不会因为他大发善心了,就会平价购买自己的货物。
他们只要最低价,同时还能满足质量需求的东西。
现状,便是在这样的规则下目前可知的最优解了。
更优解,取决于哪位天才工厂主发现了更有效率的压榨劳动力的手段,然后大家一起跟进。
做不到,或者没有学会精髓的,则会破产,被别家收购。
赫尔勋爵很清楚这其中逻辑。
更想得更深一些,他知道,这样的玩法肯定是不可持续的!
最终,一切都会崩盘。
他,还有其他同僚们,一个都逃不了崩盘下的大洪水!
隐隐的,赫尔勋爵有种错觉。
他怀疑他们这些贵族们,在死后的世界里,也会因为这样的崩盘而受到牵连。
这也是赫尔勋爵最担心的。
赫尔勋爵也想要挣脱这样持续下去肯定会完蛋的世界。
可惜,他做不到啊!
便是贵族,也是很成功的贵族,赫尔勋爵也只能如齿轮一样,随波逐流。
嘭嘭嘭。
赫尔勋爵回到自己的城堡后,稍微有些着急加快了脚步。
他屏退了仆人们,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后为自己泡了一壶红茶后,等待起来。
萧羽微微一笑,轻而易举,就把赫尔勋爵拉入到了梦境世界。
赫尔勋爵只觉得眼前一花。
下一呼吸间。
他就看到自己坐在了花香四溢的大花园之中的一处凉亭里。
凉亭里的大理石桌子上,摆放着一壶花茶。
茶香泌人心肺,让赫尔勋爵微微张嘴,只觉得这是自己从未感觉到的味道。
“试一试吧,对你灵魂有好处。”
萧羽化作了青云剑仙模样,来到了赫尔勋爵面前,露出慈祥和蔼的笑容,并坐在了赫尔勋爵的面前。
赫尔勋爵看着青云剑仙,惊讶于对方的高颜值。
又看了看四周,他坐下来,轻轻抿了一口之后,小声道:
“你……是螺旋之主的使者吗?”
“使者?”
“呵!”
萧羽露出白皙牙齿。
“那等伪神的使者,我可不敢当。”
“不,不该是伪神。”
“这种玩弄灵魂,亵渎灵魂的举措,分明就是邪神啊。”
萧羽感慨出声。
邪神一词,让赫尔勋爵瞪大了眼睛。
这片大陆的语言里,事实上是没有邪神,伪神这些词汇的。
不过在萧羽的精神力下,让对面知道这些新词汇含义,还是轻而易举的。
也因此,赫尔勋爵很快就想明白了一切。
他身子有些颤抖,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再然后,他呜出了声音:
“邪……邪神?”
“你的意思,是说螺旋之主是假的,那些神父骗了我们?”
“不,不对,那些神父可能也是被骗的可怜人,我们……整个世界都被欺骗了?”
萧羽没有多说什么。
不过聪明人嘛,总是能够靠着只言片语,就给你脑补出来一整个前因后果。
这也是萧羽喜欢和这样的聪明人打交道的原因。
省事,还能让对方帮你弥补话术里的漏洞。
“我可以让你看看,这个世界的真实。”
“只是,你敢看吗?”
萧羽看着有些发狂的赫尔勋爵,轻声问道。
“看!”
“我必须看清楚!”
赫尔勋爵瞪大眼,伸长了脖子。
萧羽挥了挥手。
梦境里,随着他的心意而动,浮现出来了一块投影。
投影里,出现了漂浮在海洋里的秘境大陆全貌。
值得一提,萧羽为了避免被察觉,没有真的窥视这个世界真相。
他也只是推断出了整块拼图应有的模样。
然后脑补了一番之后,依靠梦境世界强大的创造能力,投影给了赫尔勋爵看。
赫尔勋爵呼吸加重了。
这也正常,没看过电影的他,一下子看到堪比立体影院的投影画面,受到视觉冲击,是很正常的事。
投影的故事很快进行着。
赫尔勋爵随之看到了,那些可怜的下层,焦虑不安的中层,身不由己的上层们的生活。
并看到,这些人的身上,不断有灰色的线条冒出,和天空中的庞然大物集合,形成了一大团仿佛遮蔽了小半个大陆天空的乌云!
乌云不仅仅是灰色线条。
还有那些死去之人,在被教会的神父们进行简单处理之后,灵魂就被顺着灰色线条,被接引进去那乌云里。
这一幕,让赫尔勋爵很激动。
灵魂果然会受到螺旋之主的接引吗?
不过……不对啊,为什么进入了乌云的灵魂会变得那么痛苦?
乌云里,无数的扭曲人脸凸出表面,似乎在不断的哀嚎。
只是看着那些人脸。
赫尔勋爵就有了一种感同身受的绝望。
那是被欺骗,最后希望也被碾灭的绝望与痛苦!
只是有所感知。
赫尔勋爵就忍不住痛苦得浑身颤栗半跪在了地上。
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滴落。
这个世界……果然不该如此!
焚天裂地
想到这,赫尔勋爵更是心有所悟,颤抖着手指,指向了自己道:
“我这样的贵族,也会如此吗?”
“不,你们是特别的。”
萧羽摇头,放大了一块投影。
那是一团微不可查的白云,就在乌云的旁边。
贵族们的灵魂会进入这里。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