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 txt-第二百二十二章 言舒抽打寧洛寒展示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
小說推薦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重生后偏执大佬要宠我
言舒站着没敢动,神情踌躇。
而纪墨霆身上散发着的冷意也越发的冷。
她没忍住抖了抖身子,而后小心翼翼的看向纪墨霆,“真的要这么做吗?”
“怎么,心疼了?”
明明应是一句调侃的话,但是被他说得戾气横生。
言舒知道,这货又是觉得她在心疼!
他就这么不招人信任的吗??!
言舒有点来气,将手里的鞭子拢了拢,“不就是抽他几鞭子,我还求之不得,不过你要借我一样东西!”
想到上辈子自己的惨死,想到宁洛寒跟方若彤两人的欺骗跟通奸。
他就恨不得狠狠抽这对狗男女几鞭子。
现在有机会,她也不犹豫,反正只要借纪墨霆的面具一戴,宁洛寒就算认出她的身形,也不无法确定是她。
想到这里,她全身的血液都忍不住沸腾起来。
想着方若彤应该也被纪墨霆给关起来了吧,等下会不会也让她去抽上几鞭子?
想想血液更沸腾了。
玻璃门内。
宁洛寒被抽得骂不出话来,只能瞪着那双怨恨的眼珠子,盯着韩都,偶尔从喉咙里挤出一个两个音节“狗奴才”“走狗”
韩都冷漠脸,情绪未曾波动一下,更是没半点留情,直到手机响起。
看到来电显示后,连忙接起。
而后眉峰越皱越深,冷着一张脸去开了一扇玻璃门,然后就看到站在门口带着獠牙面具的言舒。
言舒一直都没有注意到,这一道大玻璃,居然还有小门,她懒得管韩都脸上的不喜,径直走了进去。
然后她就知道,为什么刚才在外面,宁洛寒看不到她们了。
原来这玻璃是从里面看,居然是雾蒙蒙一片,根本就看不到外面的情形。
“给。”韩都将手里的鞭子递给言舒,神情戒备。
在他看来,言舒过来就是捣乱的,说不定是想着怎么把这个人救出去,想到这里的韩都,眼神更加犀利。
死死的盯着言舒。
枕上豪门:冷血总裁的心尖妻 简小乔
言舒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对于韩都目光已经免疫了。
随他看吧。
她现在的注意力放在宁洛寒上,近距离看,发现更家惨,而且还有一股子浓重的血腥味,
她动了动手腕,毫不留情一鞭子抽了过去。
可谓是用尽了全力。
当即将即将昏死过去的宁洛寒给抽醒了,疼得他猛然抬头,瞪大了那双怨恨的眼睛。
但宁洛寒没有想到,撞入眼帘是一张獠牙面具,身子当即抖了起来,眸子具是惊恐,只是那惊恐退去很快。
因为他发现来人并不是纪墨霆,而是一个女的。
“你是谁!”他从喉咙挤出三个字。
言舒压低了声线,带着一股子恨意,“你的仇人。”
说完,手里的鞭子再次被她扬起,像是发泄上辈子的恨意,她抽的极为用力。
一鞭又一鞭不停息。
一旁韩都眼底诧异一闪而过。
居然真的是来抽人的,而且丝毫不手软,这女的今天是吃错药了。
还是做给外面家主看的?
估计是后者,就这女的作妖程度,他一点都不信她突然会爱上家主,明明以前都恨不得家主去死 。
韩都沉默的看着言舒抽人。
而外面的纪墨霆同样沉默着, 眼底深处的诧异不比韩都少,只是还夹杂着,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欣喜。
他就这样看着言舒动作,紧绷的下颌线似乎慢慢变得柔和。
宁洛寒痛觉被无限发大,他死死的盯着抽他之人,盯着那身形,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之感 。
“你到底是谁?”
他嘴角流淌着血迹,牙齿一片鲜血,张嘴说话时,像个肮脏乞丐。
但他的问话没有得到任何回答,只有鞭子抽在血肉上的声响,尤为清晰。
身体似乎要进入休克状态,但宁洛寒不愿意闭上眼睛,他迫切的想要知道眼前这人是谁。
燕婉良士 公子残梦
为什么这么眼熟,对他的恨意又那么明显。
他的脑海根本就没有这样一个仇人。
他想要透着那张獠牙面具看清楚长相,但是他的身体一直处于负荷状态,他实在无法保持清醒。
最后那一鞭子之下,彻底的晕死过去。
这就晕死了?
“皮真不够厚!”言舒撇嘴,将鞭子丢给韩都。
然后出去邀功!
“我抽得怎么样,这抽人的手法可还是你教给……”
艹!
言舒猛然回过神来,连忙伸手捂住嘴,但话已经被纪墨霆听到了。
“我教给你?”纪墨霆眸子闪了闪,眸光直视着言舒的眼睛,“阿舒,我什么时候教过你鞭发?”
他刚才就注意到了。
她的阿舒抽人用的角度,跟他如出一辙。
甚至抽哪里可以让人痛感加倍都一模一样。
他想起了那个梦。
甜心女仆:总裁太黏人
眸子更加沉了几分。
言舒暗叫不好,她怎么上辈子的事情,拿出来说了!!
这辈子纪墨霆还没有教过她如何抽人。
该怎么办?
顶着纪墨霆的目光,言舒脑袋快速运转,突然眼睛一亮,“我梦到的!梦里你教了我,那个梦特别清晰,我醒后还记得一清二楚,你是不知道我……”
“你还梦到了什么?”
纪墨霆突然凑近,握着言舒肩膀的手用力,神情是言舒从未见过的…..紧张。
他居然会紧张。
可是根本就没有梦啊。
但纪墨霆的话里的意思,丝毫没有怀疑她的说话,甚至问她还梦到什么?
她还能梦到什么吗?
“阿舒,告诉我,你还梦到什么?”
纪墨霆眸色不断加深,那些无数个夜晚里,细细碎碎的梦境,他想知道是不是真的发生过。
或者说会发生过。
他从未如此想到得到某个答案。
那梦里阿舒,真的存在过吗。
“没有了,我没有做过其他梦了。”言舒在纪墨霆深沉的目光下,摇头。
几乎只用了一秒,纪墨霆恢复了以往的冷静。
仿佛刚才那个有些失措的他,从没有出现过。
言舒眼底的疑惑更深了。
他总感觉纪墨霆有什么事情瞒着他 。
难道是他做了什么梦?这个梦对他印象很大,所以他才会对她所说的梦,反应那么大。
言舒想不通。
无限贯彻
但隐隐约约有种不祥的预感。
似乎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