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第三百三十三章:實戰鑒賞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菊一文字则宗入手很轻,让人有种刀身中是空心的错觉,但没有人会认为它是工艺刀,事实证明就算它不是历史上那把颇具传奇色彩的名刀,也一定是一把合格的炼金武器。
军文一生相守
出于某种原因林年留下了这把交易晚会的拍卖品,验证它究竟是否是炼金物品的方法也十分简单粗暴,找来几把执行部的黑钢匕首依次全力砍下去,被崩断的一方就回炉重造,菊一文字则宗在报废数把黑钢匕首后坚挺地活到了最后,才拥有了被继续用下去的权力。
后勤部有专人前来索要过这件遗失的炼金物品,不过被林年一句疑为任务后续线索给搪塞打发了,事情上报到施耐德那里也只是草草了事没有继续深究的迹象,倒也顺理成章地被留了下来。
抓着菊一文字则宗的楚子航活动了一下肘关节和手腕,似乎是在适应这轻盈古刀的手感,这让兰斯洛特有陷入了沉吟不语,看了一眼面前这一副好好学生做派的大男孩,又看了一眼一旁倚靠着梧桐树脸上每根线条都写着‘老子天下第一’的林年,觉得对方一定是在开玩笑。
就算是大一新生,兰斯洛特也是其中的佼佼者,被狮心会会长一眼看中的人选,不到几天的时间内就被人冠以了‘学生会未来大敌’、‘恺撒的心腹大患’等等称号,如果卡塞尔学院有除了3E考试之外的综合水平测试,那他自信能爆掉九成的新生站在顶端。
毕竟优劣天赋这种东西的确是存在的,王侯将相令有种乎这席话虽然很燃,带给了这个世界上百年的阶级斗争具有意识唤醒的作用…可在龙族世界的文化里,王侯将相还真是令有种乎,吼出这句话的陈胜吴广都是早期屠龙秘党的混血种精英。
血统这种东西就像布加迪威龙和柯尼塞格一样,如果出生时有就有,没有的话大概率就一辈子都没有了。
“你是狮心会的人?”一旁的林年看着紧皱眉头的兰斯洛特出声问了一句,“如果我猜得不错,教堂那边的应该就是学生会了吧?”
“是。”兰斯洛特立刻侧头看了林年一眼…他太在意这个很大可能就是所谓‘S’级混血种的男孩了,刚才对方的表现给他带来的印象简直太深刻了。
“这次其实没准备找你们狮心会麻烦的,只是你们挡路了。”林年说,“这次自由一日玩枪战是谁的提议?”
真嚣张啊…但也的确有嚣张的资本,他想,然后回答:“恺撒·加图索,学生会的主席。”
“我以为你们狮心会不会参加这种无聊的游戏。”
“学生会的主席加了一些赌注。”兰斯洛特微微垂首。
“赌注?看起来玩得很大,让你们的会长也玩进去了。”
“是的。”
“具体赌注是什么?”
兰斯洛特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只是沉默地望了林年一眼,瞳眸里表达的意思很简单,想要知道更多的情报不如亲自来逼他说出来?
林年见他不说也懒得多问了,视线挪到了其他地方不再看兰斯洛特,他早就习惯学院里这些好战分子总是要找借口跟他干一架的情况了。
‘S’级进卡塞尔学院无异于猫薄荷成精走进猫咖里,才进门就被围着舔,又舔还又咬,时间一久了谁受得了?
“我要上了。”楚子航看着心不在焉的兰斯洛特提醒了一句。
“这是自由一日,正常来说不会有任何人受伤,可你手里拿着的东西很危险你知道吗?”兰斯洛特看了一眼楚子航,对方已经停止了挥动菊一文字则宗,摆出了正眼的姿势,看起来终于热身完毕了。
楚子航没有回答他,目光注视在了兰斯洛特的水月上。
兰斯洛特也觉得似乎是绕不开这一战了,悄然之间伸手抓到了斜插在腿侧的手工大马士革短刀。
他有些看轻楚子航,因为从林年身上,就算站在一边玩手指甲,他都能感受到那股无处不在的压力,和让人喘不过气的强敌(猫薄荷)气息,像是血统深处受到了某种威慑一样,浑身上下都按捺不住的涌起毛骨悚然的战栗感,但在楚子航身上他什么都没感受到。
比起枪术,近身战才是兰斯洛特真正的强处,虽然大可能强不过能刀鞘拍子弹的变态,但也不是随便走出的一个阿猫阿狗能挑战的。
“那我上了。”看见兰斯洛特拔刀了,楚子航点头说,他调转刀锋轻轻插在了地上的梧桐叶群中,兰斯洛特还在愣神之际,菊一文字则宗已然旋刀上挥挑起了一串梧桐叶扑向了他的脸面,刹那间满目金色犹如暴雨而来!
杀机瞬间倾盆盖在了兰斯洛特身上,他猛地往后跳左手一挥打碎了扑面而来的掩目叶群却没有看见楚子航的人,内心一抽中条件反射般挥动大马士革短刀向右侧砍去——他随便挑了一个方向,因为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用肉眼去观测对方的位置了。
很幸运的是兰斯洛特赌对了,炼金古刀和大马士革短刀震在了一起,巨力像是海面上相互撞击的两股巨浪,在轰鸣和水花乱溅中爆碎成了龙吼似的狂潮,兰斯洛特和借着落叶掩护绕到右侧的楚子航都被对方的力量震得双脚在地上的落叶中拖出了两条轨迹。
7 Truth-5 附身
互击震起的刀风吹飞了一整圈的梧桐叶,在梧桐纷飞中一滴汗水从兰斯洛特额角流下,看着面前表情毫无波动的男孩心里原本的看轻瞬间烟消云散了,只有后怕和悄然而起的严肃。
但这个严肃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战斗转瞬即逝般结束了。
兰斯洛特的右脚脚弯忽然像是被铁棍砸中了一样,整个人半跪倒在了地上,还没来得及起身,他眼前一个膝盖就飞速放大了,楚子航一脚踩弯兰斯洛特的右腿后,几乎是暴跳起来一记狠厉的膝顶撞在了兰斯洛特的脸上。
雪域残阳
鼻梁断裂的声音中,兰斯洛特整个人都被撞飞了出去,鲜血飞洒在空中,翻倒在了地上滚出半米,鼻子发酸按捺不住涌出眼泪,意识模糊中他也不忘抓着短刀的右手按住地面想要爬起来,但却被狠狠地一脚踩中了手腕。
楚子航冲上去就把这个法国男孩跪压在地上,重重一拳砸在了腹部,骤然张开嘴巴抽冷气时,手拐再一撇砸在了他的右颚上。菊一文字则宗反手插进了泥土里,右拳捏紧,紧随其后的第三拳补在了左颚上咔嚓一声,两颗牙齿飞了出去滚落到地上。
感觉不保险,他又继续单手扯住了兰斯洛特那头柔顺的头发,把对方的脑袋按在了地上,手掌蒙住了眼睛准备补上第四拳…可才扬起拳头手腕就被不知何时站到身边的林年抓住了。
犁破大洋
楚子航下意识回头去看,林年看了他一眼,又往地上的兰斯洛特努了努嘴,“昏过去了。”
楚子航低头看去,才发现不知道在第几拳的时候兰斯洛特已经没了动静了,这才从他的身上爬了起来,还不忘把那把大马士革一脚踹飞掉了。
枫林树下之别哭笛子 心酥可心31
“少年宫里陪我练了一个月,第一次跟别的人实战,感觉如何?”林年捡起了菊一文字则宗问。
“这是狮心会的人?”楚子航低头看着梧桐叶里走得很安详的兰斯洛特问。
“面生得很,应该是大一新生,但能加入狮心会的一边,应该不算太差了。”
“但不如少年宫。”楚子航如实说。
“嗯,是差了点,可他还年轻。”林年蹲下后伸出手,拇指轻轻捻开了兰斯洛特的嘴唇,露出了下面破坏美感的两颗断牙,他盯了一会儿忽然又说,“师兄,一会儿帮我个忙可以吗?”
“什么忙?”
“你不是要加入狮心会吗?正好需要一张投名状。”林年抬头看着楚子航,指了指地上昏迷的兰斯洛特:“我一会儿带你去教堂,到时候就跟他一样,帮我打飞学生会主席两颗牙齿,尽量对称一点,让他啃玉米留两条缝隙的那种。”
楚子航怔了一下,再缓缓点头:“好的,没问题。”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