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神魔書 ptt-第四百九十一章 喬的覺悟(2)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神魔书
“您怎么在这里?”
“这两天城里乱糟糟,您不要出来,待在店里,不要到处乱跑。”
“啊,昨天我就说要去看您,结果被安排了一身的事情……能在这里碰到您,真是……”
“司耿斯先生,司耿斯先生,带几个人,送老祖母回家。”
乔跳下马背,大踏步跑到路边,张开双臂,用力拥抱了一下玛丽老太太,然后双手按住她肩膀,急促的、絮絮叨叨的自顾自的呱噪了一番。
玛丽老太太笑得异常灿烂,满脸皱纹裂开犹如菊花一样。
费迪南在特制囚车里,恰恰看到了乔张开双臂拥抱玛丽老太太的这一幕。他瞪大眼睛,眼珠从深深的眼眶里差点跳了出来,整个人陷入了一种懵逼以及怀疑人生的怪异状态。
“我……他……她……哦……该死的穆忒丝忒……”
“哦,没事的,乔。这里是海德拉堡,就算有点小乱子,现在不是很好么?”玛丽老太太笑得很灿烂,她举起了手中的竹篮子:“我可是很聪明的,我知道城里有了乱子,这两天很多人不会出门。”
“所以,我做了很多的小圆面包,还炖了很多的酸菜肠,让店里的姑娘小伙子们,还有我自己,一起出门售卖。”
“一如我所料,生意很好。平时在吃食街能卖上半个月的面包和酸菜肠,今天一上午就卖完了。而且,顾客们都很热情,他们平均多给了百分之三的小费。”
玛丽老太太笑得异常开心。
“噢啦……那么,这里还有多少?”乔掀开了大竹篮上面的小棉被,里面分成左右两格,左边还有七八个散发出牛奶香甜味的小圆面包,右边则是五六根还有点热气的酸菜肠。
乔舔了舔嘴唇:“那么,您回去休息吧,这些小圆面包和酸菜肠,我全要了……您回去休息吧,这些东西,您给我记账,过两天我去酒馆看您,到时候一起结账。”
乔一把抓过了竹篮。
玛丽老太太翻了个白眼:“啊,你这个小混蛋,把篮子还我,我下午还准备再出来卖两趟呢,这可是做买卖的好时机。”
乔耸耸肩膀,他拉着玛丽老太太的手,跑到了费迪南所在的特制囚车旁,拉开车门,将面包和香肠掏了出来,放在了费迪南手边的小方桌上。
玛丽老太太将半截身体探进了车门,好奇的往车厢里看了两眼,尤其是很认真的盯了一眼费迪南。
费迪南微笑着,和蔼可亲的,保持着一名皇储应有的风度笑呵呵的向玛丽老太太点头示意。
“哦,这个老家伙,我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天生的坏胚子……”
玛丽老太太很不客气的指着费迪南说道:“乔,他是你的朋友?”
乔急忙摇头:“哦,我可没这个幸运和他做朋友……额,确切的说,他是我的某一位上司。”
玛丽老太太认真的点了点头:“上司啊?那……你可要小心了,有些恶棍上司,只会给下属添麻烦,你可要小心,不要被他带坏了。你认真看他的脸,我活了这么多年,见过这么多人,我一眼就看得出来,这是个天生的坏胚子。”
费迪南绷紧面皮,他拼命的眨巴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玛丽老太太。
玛丽老太太倨傲的昂起头,冷冷的‘哼’了一声,一把抓过乔手中的竹篮子,转身一溜小碎步的跑开:“好啦,好啦,乔,你不用担心我这边,这里是海德拉堡,偶有小乱子,但是伤不到我……唔,你要小心,一定要小心。”
“尤其是,你的那位混蛋上司,我看得出来,他是那种习惯给人制造麻烦,没事都要惹出事来的天生恶棍,骨子里的混蛋……你小心,他肯定会给你招惹很多麻烦。”
玛丽老太太连蹦带跳的横穿了正在施工的马路,很快就消失在了街道的拐角处。
乔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他看着费迪南,缓缓说道:“玛丽老祖母,她是一个心直口快的……”
费迪南摆了摆手,他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身体有气无力的向后靠在了车座上:“哦,放心吧,乔,我是这样小心眼的人么?我会因为,别人骂了我几句,我就去报复人么?哦,我才不是那样的人。”
四名海德拉秘卫面无表情的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呵呵,费迪南的人品和节操……
当然,他不会去报复玛丽老太太,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找死,也不是这种找法,是吧?
费迪南抓起了身边小方桌上的酸菜肠,用力的啃了一大口。
前夫,后会无妻
他咀嚼了几下,含含糊糊的咕哝道:“唔,味道真不错,是我记忆中,最纯正的酸菜肠的味道……已经有,很多年没吃过了。”
乔不以为然的耸耸肩膀:“那是当然,您……可以享用的山珍海味太多了,酸菜猪肠这种东西,本来就是我们老百姓的日常。”
乔抓起两根酸菜肠,重重的关上车门,跳上了小白,继续向前行进。
费迪南再次啃了一口酸菜肠,低声的骂道:“小混蛋,你知道什么?我有几十年没吃过这个口味的酸菜肠……是因为,她那时候,已经没时间做给我们吃了。”
“唔,山珍海味?混蛋,我小时候,也是过过苦日子的……那时候的帝国,被该死的多伦祖父弄得几乎破产,整个帝国都快完蛋了,一根酸菜肠,也是很奢侈的美食……你懂什么?”
费迪南低声咒骂着,他张开嘴,很快的将小方桌的香肠和面包吃得干干净净。
仙剑侠缘 赛ol
一滴冰冷的泪水从他眼角滑落,然后还没来得及落地,就在空气中‘嗤’的一声彻底蒸发。费迪南抬起头来,狠狠的瞪了一眼一言不发的四个海德拉秘卫,轻轻的冷哼了一声。
“如果,她有时间多给我们做点东西……或许,我和哚喃不会走到那一步,你们说呢?”
四个海德拉秘卫额头上渗出了一颗颗细小的冷汗,他们一动不动,一声不吭。
“看看你们这些胆小鬼。”费迪南耸了耸肩膀,扭头看向了车窗外的街景,轻轻的吹响了口哨……那是一首,流传在德伦帝国起家的几个古老行省,已经有数百年历史的童谣。
在德伦帝国最古老的那几个行省中,自诩为‘最纯正的帝国人’的那些老德伦们,他们的童年,几乎都是伴随着这首童谣入睡。
吹了小半首歌后,费迪南突然嘟囔道:“啊,我要去找两个火辣的姑娘……你们,谁能借我一点点微不足道的金马克么?”
海德拉宫西南角,奢华的宅邸中。
硕大的书房内,年近四十的波特兰大公站在落地窗后,鼻头紧贴着窗玻璃,静静的看着被白雪覆盖的院子。
波特兰大公生得红发碧眼,颇为俊朗。
他的身高虽然没有德伦帝国皇室那样平均将近七尺的惊人高度,但是也有六尺一二寸,在普通人当中,堪称身形挺拔、玉树临风。
白色的紧身猎装,脚踏黑色马靴,肩膀上披着一件猩猩红的大氅,波特兰大公的仪容,显然配得上他从他的父辈那里继承来的崇高爵位。
在他身边,落地窗后,一张黄色花梨木的古董办公桌后面,金发、蓝眼,面容俊秀,嘴唇上涂了一点点淡淡的口红的男子坐在办公椅上,肆无忌惮的翻阅着办公桌上的文件。
金发男子堪堪二十岁出头的模样,正是青春风华之时。
只是,他的举手投足之间,带着几分女子的柔媚之气,加上他嘴唇上的口红,金发男子给人的感觉……有点怪异。
而他身上的衣物嘛……
粉红色的衬衣,火红色带碧绿条纹的燕尾服。
用轻浮、花俏都难以形容这家伙的这一身打扮,反正,放在保守、传统的德伦帝国百姓的审美中,这绝对是一个不正经的下流货色。
当然,这金发男子爱德华的身份,其实蛮正经的。
冰海王国驻德伦帝国大使馆副使的第三秘书,负责掌管他的往来公函和私人信件,同时分管一部分的情报工作,爱德华算得上大使馆的实权官员。
波特兰大公一言不发,爱德华则是从办公桌上的公文堆里,找出了一份年报。
他认真的翻阅了一下年报,然后用力的吹了一声口哨:“真是不得了,大公阁下,您的产业,去年居然为您赚了这么多利润?”
“啊,就我所知,如今,在波特兰公国,坐在大公宝座上的那位波特兰大公,他的整个公国一年的税收收入,还不如您一个人的进项……富可敌国啊,大公阁下,您是真正的富可敌国啊。”
波特兰大公沉静如水的面皮终于动了动,他轻轻的哼了一声:“那些乱臣贼子……他们迟早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爱德华放下手中的年报,翘起二郎腿,靠在了办公椅上。
他目光带着几分粘稠,凝视着波特兰大公的背影:“听说,您已经得到了某位九头蛇的许诺。一旦他们重新打通兰茵走廊,您就会组建军团,在他们的配合下,夺回波特兰公国?”
波特兰大公转过身,目光深沉的看着爱德华:“你们的消息很灵通。这是我三十年来,苦苦等候的机会。那些乱臣贼子,他们已经窃据宝座三十年……三十年……”
“我七岁的时候,亲眼目睹我的父亲和母亲,还有我的兄弟姐妹们,在断头台上,被那些乱臣贼子犹如杀鸡一样剁掉了脑袋。”
“三十年来,每一天晚上,我都会在梦境中重温那可怖而悲惨的一幕。”
“我记得冰海王国帮助我逃亡德伦帝国的恩情……所以这些年来,我已经帮你们做了不少的事情,我甚至给你们历任大使,提供了巨额的经费。”
“兰茵走廊就要重新打通,德伦帝国的声音将再次在大陆中心响起,他们的意志,将重新笼罩梅德兰的腹心……波特兰,必须重新归属他真正的主人。”
“爱德华,请你告诉你身后的诸位,这是我最后一次为冰海王国效力。”
爱德华皱起了眉头,他轻轻的摇头:“这,合适么?”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