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起點-第554章 這是一種病,可我並不準備去治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城门处,三百余人正在盯着城内。
“国主若是派人来抢夺城门怎么办?”
一个军士有些难受。
“既然做都做了,还担心这个作甚?”
边上,数十具尸骸堆积在一起。
这些曾经的同袍此刻无声的看着夜空,怎么都想不通为何会被自己人干掉。
“听,有什么声音?”
一个军士侧耳。
众人凝神倾听。
“好像……马蹄声?”
“看看谁的人。”
大晚上的也不好分辨情况,将领令人喊话。
“止步……”
马蹄声停住了。
“自己人!”
众人心神放松。
从城门进来就是大道,两侧全是屋子。
将领的目光转动,突然发现右边的屋子好像会动。
不,是什么东西在动。
……
“咱们为何不冲过去?”
布失毕的心腹很是焦急。
有人回身,“能看到火头了,羯颠猎定然追来了。”
布失毕的嘴动了动,惨哼一声。
贾平安摇头,“等着。”
“等什么?”
“等我的人动手。”
“这……”
众人想起先前数十百骑消失的事儿。
“那里有数百人,他们人手太少了些。”
“等着!”
贾平安依旧是这句话。
轰隆!
雷声渐渐密集,风吹过,一股子湿润的风裹挟着土腥味而来。
“下雨了!”
稀疏的雨水滴落下来。
……
那将领回头,刚想说话,突然觉得不对劲。
屋子怎么会动?
是我眼花了吗?
他缓缓回身。
雨水滴落在了他的脸上,冰冷的刺激了他一下,让他有一丝恍惚。
轰隆!
闪电划过夜空,照亮了街道两侧。
数十黑影正贴着屋子,缓缓向城头移动。
最前面的距离他不过十步的距离。
闪电照亮了对方那双满是杀机的眼睛,也照亮了前方手持弓弩的黑影。
呯!
弩箭释放。
将领刚想躲避,就觉得胸口一震。
他捂着插在胸口的弩箭缓缓倒下。
为首的黑影猛地挥手。
呯呯呯!
弩箭密集被激发的声音引起了军士们的注意。
噗噗噗!
数十人中箭倒下,有人侥幸未死,尖叫道:“敌袭!”
轰隆!
数十黑影在闪电的照耀下冲上了城头。
跑上城头时,他们挥舞横刀,三两成群掩杀而去。
“出击!”
贾平安挥手,率先冲了过去。
到了城下时,战斗已经结束了。
五十百骑,宛如杀神般的站在城头上,周围全是尸骸。
布失毕颤抖着,觉得自己面对大唐选择装死狗太特么正确了。
他的心腹们不禁为之震惊。
“这便是大唐军队的实力吗?”
“难怪西域无人能敌。”
“可他们为何不自己走?”
是啊!
有这么强横的实力,他们为何不走?
许敬宗恰到好处的说道:“我等若想离去,羯猎颠挡不住。可国主怎么办?临出发前陛下有交代,务必要为国主做主。”
布失毕热泪盈眶。
“打开城门。”
城门打开。
远方,马蹄声越来越急促。
“长枪列阵!”
长枪在前方列阵,但看着有些慌。
三千对八千,咱们不跑还等什么?
许敬宗也想跑,“小贾,赶紧跑啊!咱们带着布失毕一起跑就是了,其他人都在后面阻拦叛军……”
贾平安也想跑。
但他想到的却是其它,“许公,回去咱们这算是功还是过?”
“功大于过吧!”
老许也不敢担保李治的态度,若是李治心情不好,说不得就会把此次羯猎颠的反叛当做是他们疏忽的罪名。
“那咱们弄不好还得在西域待大半年。”
若是他们逃了,随后安西都护府会集结,等待长安的命令。这么一来一去,两月没了。随后长安多半会派遣军队来镇压……这起码半年后了。
镇压结束,回去。
贾平安只是想了一下就肝颤。
那他少说还得在这里待一年。
回到家孩子都会打酱油了……错过了孩子的成长,他觉得自己失去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许公!”
贾平安目光炯炯。
谁也想不到这货竟然为了早回家决定搏一搏。
“何事?”
许敬宗在盘算着往哪边跑。
“咱们干一把吧。”
“干什么?”许敬宗觉得不妙,“小贾,你可别坑老夫。”
“我有把握。”
许敬宗心中一动,“如何做?”
贾平安低声道:“你带着这些人在此狙击羯猎颠,我带着兄弟们绕到后面去,捅他的皮炎。”
许敬宗的眼皮子颤抖。
“许公。”贾平安知晓老许的命脉,“想进政事堂吗?想冲着褚遂良破口大骂吗?”
好像褚遂良今年就会倒霉!
想啊!
许敬宗想到的是自己这些年的艰难。
他也想做个好人,可那些人讥讽他,排挤他,只给他留下了做帝王忠犬的羊肠小道,不走不行。
“许公!搏一搏,命运会对你微笑。”
贾平安拍拍他的肩头,对那些军士喊道:“坚持一刻钟,一刻钟之后,援军就会赶到。”
那些军士有些发憷,甚至在嘀咕,一时间嗡嗡声大作。
都是胆小鬼,难怪会成为墙头草。
贾平安指着许敬宗说道:“大唐的礼部尚书将会在此和你等一起坚守,难道你等还不信?”
“小贾,老夫还没答应。”
许敬宗被霸王硬上弓了。
雨开始大了。
这对于防御的一方是个难题,因为弓箭没法使用。
“许公,我走了。”
贾平安带着六十百骑上了城头,绕到了另一边下去。
剩下的五十人在许敬宗的身后,这就是他最后的力量。
小贾,你特娘的别坑了老夫啊!
前方,叛军止步。
布失毕不禁欢喜。
一个心腹沉声道:“这是最后的准备,随后就是进攻。”
果然,停顿了一刻后,叛军出击了。
权倾一世
“挡住!”
将领在嘶吼着。
雨渐渐大了,落在身上竟然有些发寒。
黑压压的一片步卒在冲来。
一个礼部官员问道:“为何不是骑兵?”
这些没经历过厮杀的和平官啊!
许敬宗说道:“骑兵除非是被多次操练过,否则战马面对长枪阵会自己躲避停住,到时就会成为靶子。”
先天逆修
“还有这讲究?”
“杀!”
接敌了。
长枪手拼命的捅刺,随即抽出长枪,鲜血就从窟窿里喷射出来,旋即和雨水混合在一起。
“要快!”
羯猎颠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布失毕此刻定然遁逃了,要快些击溃前方的阻碍,随后追击。”
他深知布失毕遁逃的危险。
大唐军队会集结,而后龟兹各部都会三心二意。
突厥人呢?
他怒了,“沙钵罗可汗承诺的援军何在?”
身边的突厥人淡淡的道:“就在路上。”
羯猎颠心中微松。
前方已经开始了绞杀。
“都上去!”
一队队步卒蜂拥而上,旋即被捅死在长枪阵前。
“布失毕的人为何这般悍勇了?”
没有谁知道是贾平安给他们画了一个大饼,让他们如同打了鸡血般的兴奋。
但打鸡血的兴奋不持久。
羯猎颠冷冷的道:“让精锐上去!”
数百身材高大的步卒出现了。
这些步卒不少深眼高鼻,左手盾右手刀,一跺脚,声势不小。
“闪开!”
这数百步卒一来就撼动了长枪阵。
他们悍不畏死,前面的用血肉之躯撞开了阵列,后续的扩大了突破口。
阵列摇摇欲坠。
“许尚书,撤!”
许敬宗站在那里,面色白的和纸一样。
他的双腿在颤抖,呼吸急促。
“许尚书!”
前方的阵列渐渐在崩塌。
那些被砍杀的将士倒在地上,溅起了无数水箭。
老夫……
许敬宗的嘴唇微动。
——许公,想进政事堂吗?想冲着褚遂良破口大骂吗?
封德彝在背后嘲笑他贪生怕死。
褚遂良和他的恩怨来自于他修的实录,里面将褚遂良的事儿写了出来。
先帝时的侍中刘洎就是死于褚遂良的告密,许敬宗修实录时记录了进去……
从此褚遂良就和他成了死对头。
老夫错了吗?
许敬宗仰头,雨水泼洒在脸上,让他精神一振。
“要败了!”
前方阵列大乱。
天国降临 神圣智狼
“许公,走!”
队正于盛拉着许敬宗就走。
“放开老夫!”
许敬宗看到了那些龟兹将士崩溃的场景。
嚎哭,尖叫,转身就跑。
布失毕在绝望的拍着大腿。
小贾还没到!
小贾……若是他率领百骑突袭时,羯猎颠的前方再无敌人,他将会遭遇围杀。
许敬宗一脚踹开了于盛,回身。
“许公,速退!”
“许尚书,别看了!”
不少人都在埋怨着许敬宗,觉得这个贪生怕死之辈竟然要回身再看看,这不是祸害大家吗?
呛啷!
横刀出鞘。
一步!
两步!
许敬宗刀指前方,“跟着老夫……杀敌!”
正在被侍从架着的布失毕看到了这一幕。
许敬宗一人持刀冲杀了过去。
真如 听口
“呜呜呜……”
布失毕的眼睛都红了,指着前方在呜咽。
那些龟兹人都眼睛红了。
大唐的礼部尚书都在出击,我们为何躲避?
那些溃兵遇到了许敬宗。
他浑身都被雨水淋湿了,目光坚定的看着前方。
于盛回身,呼喊道:“保护许尚书!”
五十府兵转身,义无反顾的开始狂奔。
礼部的官吏们呆滞了。
许敬宗虽然这几年的名声有所好转,但贪生怕死的那件事儿依旧被四处传播,连礼部的官吏私底下都不大看得起他。
可现在所有人都想跑,许敬宗却逆着人潮向前。
风雨中,他走的是这般的坚定!
有人喊道:“保护许尚书!”
汉唐的外交官们从来都不是那等只知道耍嘴皮子的人,当需要时,他们会拔出横刀,用鲜血来让敌人懊悔自己的言行。
此刻他们只是追随着前辈的脚步而去!
“崩溃了!”
有人在恍惚,“他们崩溃了!”
羯猎颠已经看到了,他微笑道:“击溃他们,随即追击,一定要把布失毕追到,死活不论。”
他的笑容突然凝固了。
轰隆!
闪电中,他看到许敬宗越走越快。
在他的身后,那些唐人,不,还有那些龟兹人,甚至包括了布失毕的侍卫在跟随。
这些人不多,但汇集成流,那些溃逃的将士不由自主的跟随在他们的身后。
那些叛军追杀了过来。
“是唐人的大官!”
“杀了他!”
叛乱会刺激人的神经,让一个平日里胆小如鼠的人,也敢去干一些自己做梦都不敢的事儿。
一个军士冲了过去,随手一刀。
许敬宗有些生疏的避开,随即挥刀。
他迈步向前,身后倒下的叛军在雨水中抽搐着。
那些溃兵看到了这一幕。
“杀敌!”
许敬宗举起横刀,长袖滑落,露出了干瘦的手臂。
这只手臂从未有过的坚定。
铛!
他挡住了一刀,随即不管不顾的砍杀。
老夫也练过!
他坚定的挥刀。
对手倒下。
他举起横刀。
“杀敌!”
那些府兵赶到了,那些官吏也赶到了。
而后,那些溃兵迅速扑了上来。
布失毕热泪盈眶。
……
贾平安带着百骑从侧面下了城头,随即快速向羯猎颠的侧后方迂回。
脚踩雨水里,发出来清脆的声音。
当对面也传来了这个声音时,贾平安抬头。
百余黑影摸了过来。
对面有人喊话,但听不懂。
“是龟兹人!”
对方在逼近。
打头一人贾平安竟然有些眼熟。
“宋娘子?”
此刻一身戎装的宋娘子毫不犹豫的喊道:“杀!”
“你果然是奸细!”
贾平安放声大笑,挥手。
“放箭!”
百骑拿出被雨布遮住的弩弓,一波弩箭飞了过去,对方倒下一片。
接着就是绞杀。
贾平安冲在了最前方。
城门那边的喊杀声已经很惨烈了,老许能不能顶住?
贾平安心中无底。
关键是老许若是逃了,回过头他就会再度成为大唐的笑话。
老许!
顶住!
他和对手错身而过,一刀斩杀了当前的敌人。
“你出现在我的面前太巧了。”
横刀挥动,贾平安逼近了宋娘子。
“贾某从不信什么巧合,而且你还两度巧合,真以为男人见到女人就会被美色冲昏了头脑?”
李敬业冲了过去,宽大的横刀挥舞,就像是割草机一般,到处收割着人命。
宋娘子厉喝一声,跃起一刀。
“不要跳跃!”
在对手有准备的情况下,不要跳跃!
贾平安挥刀。
羯猎颠也想到了令人从侧翼偷袭的这一招,准备捅他的菊花,结果狭路相逢。
他冲了出来,身后尸骸狼藉。
宋娘子就倒在了尸骸中,胸腹处一个长长的伤口。她茫然看着雨夜,回想起了贾平安的一言一行。
他一直在看着我做戏。
“快!”
贾平安带着人从侧后冲了过去。
他绕到了叛军的身后。
长街上,叛军正在疯狂的冲击着城门。
贾平安深吸一口气。
“我也怕死,但许多时候……总觉着有些东西比活着更可贵。这是一种病,可我并不准备去治。”
他率先冲了上去。
百骑紧紧跟在身后。
前方在厮杀。
一个叛军无意间回头,眸子一缩,“是谁?”
雨夜中,贾平安一声不吭。
数十人不是威胁。
可当距离拉近后。
那个叛军再度回头。
“唐军来了。”
这是一个坏到极点的提醒。
叛军齐齐一怔,旋即回头。
贾平安横刀挥过,仰头喊道:“万胜!”
“万胜!”
欢呼声传到了城门那头。
“武阳侯在后面突袭!”
瞬间所有人都迸发出了无尽的士气,连布失毕身边的心腹都提着刀冲杀了上来。
“小贾才带了数十人,快!快去!”
许敬宗此刻累的喘不过气来。
贾平安还好。
他一头钻进了叛军中间,什么都不管不顾,只知道砍杀。
“是唐军,是那个武阳侯!”
羯猎颠得了消息,咬牙切齿的道:“挡住。”
前方正在胶着,但他有信心。可背后这一刀却捅的他有些痛。
关键是……那些叛军的眼神在闪烁。
当成功率不断下降时,他们的勇气也会跟着下降。
羯猎颠居高临下看的清楚,指着贾平安喊道:“谁斩杀了贾平安,布失毕的女人都是他的!”
布失毕的女人啊!
有人喊道:“我去!”
他冲了上去,长刀兜头就劈。
大雨中的泥地有些滑,贾平安轻松的侧滑,避开了这一刀,旋即一刀枭首。
他盯着对面,“羯猎颠,大唐的大军就在不远,正在赶来……你将死无葬身之地!”
士气迅速跌落。
李敬业闷头冲杀,前方二人长枪捅刺,他避开,左手夹住了一杆长枪,一发力,对面的叛军竟然被撬了起来。
他夺过长枪,随手挥击。
啪!
叛军被这一下抽晕了过去,李敬业一脚踩在他的身上,杀的兴起,身体微微弓着旋转。
卧槽你个傻缺!
正在冲击的贾平安差点被波及。
四周的叛军倒下了一片。
这个畜生,太特娘的暴戾了。
“敬业,跟着我来!”
贾平安带着他一路冲杀。
“他来了!”
羯猎颠身边的人在惊呼。
叛军此刻已经乱了。
前方听闻后面有人突袭,被驱赶着往这边来。而后面被杀的军心全无,只想溃逃……
“败了!”
羯猎颠的眼中全是疯狂之意,“杀了布失毕!杀了他!”
他一把揪住了身边的突厥人:“沙钵罗可汗的援兵呢?在哪?”
突厥人面色煞白,“不会有什么援兵了,不会有了!”
“那个骗子!”
羯颠猎拔刀,“跟着我来,杀了贾平安!”
若是没有唐人的掺和,他的谋划将会天衣无缝。
宋娘子说了,那个贾平安能决定许多事。
据闻布失毕都是他救回来的。
他咬牙切齿,发誓要杀了这个罪魁祸首。
他策马冲过来,马蹄被尸骸绊到了,战马扑倒,幸而速度不快,他一个鱼跃弹起来,正好挥刀。
贾平安避开,旋即一刀。
羯猎颠的身体摇晃着,长长的惨嚎一声。
他的右手臂被斩断了。
贾平安抓住了他,缓缓上前。
通译在喊,“弃刀跪地不杀!”
那么多叛军,若是遁逃将会是一个大麻烦。
那些叛军呆呆的站着。
贾平安抓着羯猎颠走来,他们缓缓避开,随后丢弃兵器。
噗噗噗!
贾平安一步步走过去,人群闪开通道。
布失毕等人就在对面。
羯猎颠喊道:“你不能杀我,我的家族在龟兹势大,你杀了我,龟兹将会再无安宁……”
贾平安挥刀。
人头落地,反弹了几下,依旧能看到脸上的惊愕之色。
对面的布失毕此刻心神失守,下跪道:“大唐威武!”
四周的叛军跪下。
贾平安站在中间。
闪电掠过夜空,照亮了那张全是鲜血的脸。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