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 起點-第七百三十四章 法思那斯的重賞!分享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魔法塔的星空
作为赏赐的女性黑暗精灵,只是‘第一件’奖赏而已,不是最后一件。
在某人点头认了这事儿之后,法思那斯又拿出了第二件奖赏。在祂树心食人树的枝桠末端,一片嫩叶抖了三抖,洒出三滴露水,缓缓往前飘着。
三滴露水像是在空中互相追逐、嬉戏一样,不停地上下起伏,前后环绕。但最终,这三滴露水被大量凝聚的魔力权能所实质化的小瓶装了起来,这才安分些。
这由权能所凝聚而成的小瓶,比小指头还要细小一些。看似透明无色,却不时闪过七色流彩,鲜艳夺目,而且还带着一股浓烈的异香。
刚刚露水的滴出,并没有任何味道。甚至林从进入到树心区以来,就没闻到什么气味。如今这浓烈的香气,是在权能小瓶被凝结起之后才出现的,这是不是就能算是权能的‘味道’?而这个气味,会不会又有什么属于魔法方面的效果?
这个念头一兴起,林就不由自主地想了许许多多魔法的可能性。但朝着自己飞来的三只小瓶,打断了浮想联翩的思绪。
‘这是我的精华之露,作为第二件奖赏。功用……嗯,很多。但具体对人类有什么用处,我也记不太清了。我只记得,这精华之露在过去,曾被称为“生命之露”,也被称为“圣灵药”。我想以你现在的状况,你很需要这个。只是需要多少份量才够,我就不知道了。也许三滴都试试?’法思那斯如此不负责任地说道。
不过当听到‘圣灵药’的时候,林可是被狠狠地震撼了一把。
迷地被称之为‘灵药’的,就只有两种,‘万灵药’与‘圣灵药’。前者包治百病,后者是有病治病,没病强身。效力是只要有一口气,喝下去之后就能直接变得活跳跳。
極品 透視 保鏢
万灵药稍微差点,它只有针对病体或伤势起作用。具体作用原理不明,因为配方已经失传;仅有的药剂成为权势者的珍藏,尽管不知道这种东西过期了有没有用。
而圣灵药是直接改变基本体质的。所以连‘衰老’这种不可能治愈的非疾病,饮用者都会直接回春。虽不至于长生不死,但饮用过圣灵药的人,寿命是比常人多很多。
以上种种,仅见于迷地的传奇故事之中。是不是真实存在这两种东西,可是有很多人存疑的。但如今眼前就有三小瓶,林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会儿,才怔怔地问:‘这是真的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的这个问题。因为我不知道你所谓的“真”,标准在哪里。’
察觉到自己问了个蠢问题,林改口问另一件事:‘其他世界树也能做出灵药吗?’
‘就算可以,祂们的精华又怎么跟我的比。’法思那斯霸气地说道。随后,看着某人将三只小瓶珍而重之地收入锦囊中的祂,又提问:‘人类,你不相信吗?’
‘信,为什么不信呢。’
‘那你为什么不饮用呢?’
虽然想说自己不是艾吉欧那个小屁孩,或是黑龙奥古斯都那种嘴里、胃里都是强酸,遇到什么东西,都有本事不管不顾地往嘴巴里塞。但,真这么老实说,会很得罪‘树’吧。
所以林说道:‘假如这真是那么珍贵的灵药,那它们有更适合发挥作用的时候,而不是现在。我的模样虽然不那么正常,但也不危及生命。用上这种等级的好东西,就只是浪费。’
‘说到底,你也还是不相信。’法思那斯毫不客气地揭穿某人的谎言。不过,祂又说道:‘但既然把东西给你了,想怎么使用就是你的事情。我不干涉。’
‘感谢您的体谅,陛下。’林行了一个躬身礼。也许第一件奖赏,算是一点小麻烦;第二件奖赏真是‘圣灵药’的话,那价值可是大到无法想象。林可不认为自己付出的,价值大到可以得到这些。
但,有句话是怎么说的。贫穷,限制了人的想象力。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叫人讶异。
食人树的枝叶一哆嗦,八个世界气泡复又显现。法思那斯说道:‘我很久以前,就想这么做了。’
世界树说着让人不解的事情。但就在林的眼皮子底下,八颗世界气泡中最大的一个,嗖的一声被吸进了挂着它的枝桠里。随即发芽,横出嫩枝,青葱的绿叶自嫩枝上长出,而在叶基处更抽出花苞。
眼看花苞用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并由绿转红。那艳丽的红色更不断加深、变化,更分出了几个层次。最终,在花苞尖处的一抹紫色,虽然细微,但却抢眼。
当花筒慢慢翘起,七彩的花衣缓慢打开,二十多枚花瓣所组成,洁白如雪的大花开放了。不管是花瓣还是花蕊都在颤动着,艳丽动人。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然,昙花终开只一现。
这句话在某人脑海中闪过。就看花蕊底部又抽出一抹绿色,逐渐变大,颜色渐深,长成一颗硕大的果实。花瓣花苞却不是枯萎掉落,而是像被果实吸收一样,不停地往根部变皱、缩小。
这颗跟可可果外型没什么两样,但体积却快比婴儿脑袋还要大的世界树果实,从枝桠上脱离。无数藤蔓结成像网一样的事物,托着这枚果实,拱着它一路向前打滚,来到林的面前。
‘人类,这是我的最后一样奖赏。收下吧。’法思那斯的声音跟之前略有不同,显得有些有气无力。
看着眼前之物,林咽下了一口口水。
一般人的认知中,世界树果实其实只是一种增强体质的果子。同样由世界树产出,大小不定,但最大不会超过鸡蛋大小。这种果实当然没办法种,就只是食物的一种而已。不过这种果实的概念,跟眼前这个‘果实’完全不同。
要说世界树的种子,自己手边有一颗拉赫蒂所赠送的,祂自己所凝结出来的。但那只是种子,论块头也不过是拳头般的大小。跟眼前这颗果实,完全是不同量级的。
两者间的区别在于,世界树的种子在种下之后,要发芽,得要有几分机遇。天时地利人和齐全之后,世界树才会应运而生。但果实确定可以发芽的,因为它自带世界树生长所需要的养分,那个世界气泡,也就是连接一个新世界所需要的道标与种种手段。
假如母树没有赠与一个新世界的道标,那么果实的果肉、果皮部分,就会像花朵一样,反过来被种子所吸收。因为种子需要一切可作为养分之物,保留自己的生机,等待发芽的那一刻。
然而这么做的母树,就像是废掉自己的功力一样。端看原本自己连接了多少个世界,给出一个之后,就丧失了几分之一的实力。
np 肉
而且法思那斯可不只是一口气丧失了八分之一的实力,成就一颗果实而已。更重要的是,祂原本核心魔法阵的平衡状态,在这一瞬间被打破。祂得要在完全失控之前,调整好自己的状态,让祂重新恢复平衡。所以现在法思那斯的各方面表现,都显得有些有心无力。
林苦涩地看着眼前之物,说:‘陛下何至于如此。’
法思那斯说道:‘很久以前,我就有后退一步,重新稳固根基的想法;并且在又一次晋级,恢复实力的过程中,寻找通向下一个阶段的契机。只是以前我有种感觉,只要我这么做了,就只能迎接死亡。直到今天,我才有能力这么做。这些是你所给予的,所以这也是你应得的。’
被半强迫捧着世界树的果实,林的脸上可不只是苦涩而已,而是一种捧着烫手山芋的感觉。也许烫手山芋还不足以形容,林现在的感觉就像是左拥右抱着胖子跟小男孩,两颗在二次世界大战终结,大放异彩的原子弹一样。
某人正想着托辞,看要怎么把手中的东西还回去。法思那斯先下了逐客令,说:‘离开吧,人类魔法师。三天之后,我会出席高座会议。但现在的我,非常需要休眠,也很多事情要做,你应该明白的。’
话一说完,整个树心区的大空洞,光线变得黯淡许多。且用肉眼可见的速度,空间迅速缩小。相当明显且实用的逐客手段,不想被挤死在这里面的话,人就只能跑了。
至于有没有门,根本限制不了这个人类魔法师,法思那斯干脆不考虑这方面的问题。但林只想大叫:把这全套的空间折迭技术给我,都好过手中这烫手山芋呀。
在树心区空间完全闭合之前,林像抱橄榄球一样,一手抱着世界树果实,一手抓起麦尔姌‧法,使用闪现术,回到圣城埃斯塔力的家中。匣切慢了一步,但还是用闪现术召唤回来。
回来的地点是小会客室的酒吧台旁,预定要摆放一架平台式钢琴的位置。因为钢琴还没做,所以这个地方通常都会是空的,有利于传送。
只是一回来,林就看到一地狼藉。各种吧台酒柜上的瓶瓶罐罐,砸满一地。记得前不久魔王子肆虐,这里才遭了一次灾。如今又遭了一回,可说是命运多舛。
几个学徒合着来帮佣的瓦娜正收拾着,两个大胖小子被奥古斯都哄到了一边,避免给碎片扎伤了手脚,或是又塞进嘴巴中。当他们看到某个魔法师,一手环抱着一颗不知道啥玩意儿,另一手环抱着一个女性黑暗精灵,颇像是抢完东西跟女人后,回到山寨的土匪架势。双方面面相觑。
慢了一步回来的匣切,大剌剌地说:“哎呀,你这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把我丢在那边是什么意思?──”察觉这诡异气氛的匣切,莫名其妙补了一句:“──嗯~,其实我们不是刚抢劫回来,你们信不?”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