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紅樓春 起點-第八百七十二章 踢你出局!閲讀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红楼春
宁府后街,香儿胡同。
薛宅。
“国公爷来啦!”
抄手游廊上,莺儿正满腹心事的走着,看到贾蔷进来,忙欢喜唤了声。
贾蔷“唔”了声,瞧了眼门口角落里堆着的碎瓷残片,问道:“这是姨太太生气了,还是薛大哥发火了?”
莺儿往里瞄了眼后,小声道:“夏家那蹄子到处说坏话,说我们攀上高枝了,就想悔亲。悔亲就悔亲,还把亲家送去大狱坐牢,太过阴毒,将来必没有好下场。好些亲戚世交都来过问,我们太太气坏了……”
贾蔷正要说甚么,就见门帘打开,宝钗从里面出来,杏眼微红,但眸光依旧清澈。
贾蔷笑道:“过来瞧瞧,不是大事。”
宝钗眼眸清明的看着他,缓缓点了点头。
神情看起来,仍有些沉重悲伤……
夏家女说的话,着实太难听了。
不料贾蔷因见其心情沉闷,忽地在她粉腮上轻轻捏了捏,笑道:“都说了一切有我,你还担忧?”
“哎呀!”
宝钗俏脸登时飞霞,嗔怪时还不忘压低声音,母、兄就在里面呢。
不过别说,这种心跳加速的滋味……
还真让她不沉闷了!
见她娇嗔的美眸中带起笑意,贾蔷也哈哈一笑,在莺儿笑嘻嘻的撩起门帘后进了屋。
“噢哟!薛大哥,你的头似乎又变大了些……”
贾蔷甫进内间,就看到薛蟠好大的脑袋耷拉在炕沿上,灰头土脸的颓败模样。
想想也是,太丧了……
打进京就在炕上躺着,吃喝拉撒睡,偶尔康复几天,就再被人打上炕。
好不容易要成个亲,女方还被好兄弟给端了,六礼走了大半,就剩入洞房了……
薛家还落了个坏名声,鸡飞蛋打。
这会儿听到贾蔷的调侃,也只抬起头挤出一个难看的强笑来。
“行了,多大点事?不过一个泼妇,也值当难过成这样?”
宝钗亲自提过一把椅子,贾蔷顺势坐下后,笑着说道。
这一幕落在薛姨妈和薛蟠眼里,却起了不同的反应。
薛姨妈虽心里早就有了预感,可看到宝钗做出这样的事来,仍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薛蟠顶着一个大头,却是一骨碌翻了个身,本来趴着,现在仰着,倒着看对面一双人。
铜铃大眼盯了稍许后,就咧开嘴,嘎嘎乐了起来。
宝钗受不得这样的气氛,岔开话题道:“并非是为了愚妇,只因此人四处造谣,使得薛家蒙受许多委屈。世交老亲眼中,薛家竟成了嫌贫爱富落井下石的小人。”
贾蔷转过头瞧她,笑道:“这你放心,俗话说的好:穷人在十字街头耍十把钢钩,钩不着亲人骨肉。富人在深山老林,抡木棒打不散无义的宾朋。薛家压根都不必去解释,一个落败的夏家,一个兴旺的薛家,如何选择,他们自会明白。且过些时日,夏家干的那些暴露于天日之下,自然也就无人指摘薛家甚么了。”
薛姨妈回过神来,按下心中如麻的纠结,苦笑道:“哪里就成了兴旺的薛家了,这孤儿寡母的,如今也不过是依附着贾家过活……”
贾蔷哈哈笑道:“姨太太若是连你都要这样说的话,那世上哪里还有过的好的人家?旁的不提,只丰字号一年分红都在几十万两上下,一年赚的银子,几辈子吃喝不愁。薛大哥这二年虽背一些,但也不算甚么,经过这么些磨砺,想来会沉稳下来。回头再娶亲生子……
我可以特许,让薛家长孙入贾家族学读书。好好培养一番,将来必能成器,或为官,为入军中,都容易。且薛家还有薛二叔、薛蝌,也是十分厚道又有能为之人。过二年薛蝌再娶亲生子,眼见着家族就要重新起复。薛家又不缺银子,还有我在,无人能欺负得了,只待子弟争气,东山再起指日可待。若如此都不算兴旺,天下兴旺的人家又有几家?”
薛姨妈被这番话劝慰的开解了许多,心里忽地一动,似乎明白了宝钗如此选择的缘由。
似乎,也不算甚么极坏的事……
“妈,我看你还是让花姑娘早点进门儿罢。早进门儿,早生儿子不是?我比蔷哥儿还大一岁,他如今都儿女双全,凑成一个好字了!我这连影儿都没有……”
薛蟠趁机见缝扎针,想将花解语带进门儿来。
薛姨妈却道:“你少胡扯你娘的臊!你妹妹没出门儿前,你想都不要想!”
她再娇惯薛蟠,却也还是要为亲闺女的名声思量的。
薛蟠忙道:“妹妹不是已经出门儿了吗?都住蔷哥儿屋子里了……”
“哥哥!”
宝钗羞的满面通红,对这个口无遮拦的兄长无可奈何。
薛姨妈则破口骂道:“放你娘的屁!你是撞客了,还是灌多了马尿,晴天白日的,浑说甚么?”
薛蟠嘎嘎笑道:“冤枉我了不是?我是说妹妹住进了贾家园子里。贾家园子是蔷哥儿盖起来的,难道不算是他的屋?”
薛姨妈拿他无法,宝钗则红着脸瞪他一眼后,同贾蔷道:“若是事多,自去忙你的去罢。”
贾蔷笑道:“今儿不忙,要在这里用午饭。”
薛姨妈虽然心里仍有一万个不愿意,可她也不傻,知道以贾蔷如今国公的身份,又手握屠戮万人的大权,连西府老太太都拿他无法,更何况如今依附贾蔷而活的薛家?
只能拿定主意,私下里再好好劝劝宝钗,哪怕劝不住,那也得劝!
总不能让薛家千金去做妾罢?
那她才是死都不能瞑目的!
不过明面上却不能得罪贾蔷,因此笑道:“哥儿在这坐着,和你薛大哥、宝妹妹说会儿子话,我去厨房里看着,让厨房多做些好吃的,中午和你薛大哥吃两杯酒!他一个人在家,真是快急出冤家来了!”
贾蔷呵呵笑道:“不用准备太多,四凉八热就够了,大份的。”
“呸!”
宝钗都忍不住啐笑了声,道:“这也叫不多?”
薛姨妈一迭声笑道:“不多不多不多!哥儿爱吃,吃的多能为才大,气力才大!家里旁的没有,只这些管够!”
说着,又吩咐了薛蟠、宝钗好好和贾蔷说话,就去厨房了。
不想薛姨妈刚走,薛蟠就打了一个好大的哈欠,道:“不成了不成了,我困的了不得了!宋嬷嬷,快送我回屋,我要困觉!”
宝钗大羞,急道:“哥哥!!”
薛蟠哪里肯听,一双铜铃大眼一边眨一边给贾蔷使眼色,然后头一歪就“睡”了过去,嘴里却还吩咐着:“宋妈妈、刘妈妈,快送我回房困觉!”
貂刀 出粪叉
两个健妇进来,赔着笑脸,将薛蟠抬了去。
薛蟠刚走,宝钗俏脸通红,转身也想走,可哪里还来得及?
一只有力的手握住她的柔荑,轻轻一拉,宝钗只说了句“不要”,就“唔”的一声,没了动静……
……
山东,登州府。
庙岛。
岳之象看了看这地界儿,竟还未出直隶!
再看闫三娘、蒯姓大汉和司马家主司马绍的神情,显然早知如此。
岳之象心里纳罕司马家主和四海王闫平到底甚么干系,闫三娘却是歉意道:“岳大叔,事关我爹爹的性命,和四海王船队最后的生机,先前实不敢提前相告,望你能原谅。”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狂妃来袭:腹黑残王驯傻妃
岳之象呵呵一笑,颔首道:“自然理解,只是谁能想到,你们会在这里?司马家的势力范围,和这里相差二三千里地。”
司马绍哼了声,道:“老夫正是因为知道背后贼子们都盯着司马家,所以才特意让四海王到这里来!”
看着遥遥可见的天后宫,岳之象赞叹道:“前朝此处叫沙门岛,专收囚犯所居。便是本朝,也在此流放过不少犯人。司马家主能寻到此处,也算是手段了得了。只是在下能否冒昧问一句,司马家主和四海王,到底甚么干系?当然,若不便宜,不说也罢。”
司马绍沉吟稍许后,叹息道:“倒也不是不能说,四海王的船队都要招安了……闫平虽姓闫,实则是老夫早年被开革出族的族弟。虽是偏支,老夫却疼爱之极。后来因为许多族中是非事,他被开革出族。再相见时,已经二十年后的事,而他也因入赘改了姓,成了威名赫赫的四海王!老夫早就料到,干这一行早晚会遭难摔跟头,只是没想到,他会摔的这么惨,唉!”
岳之象微笑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经此一事后,闫平若能收敛江湖匪性,归顺国公爷做个武官,将来说不得更能做出一番事业来。”
司马绍闻言“嘿”的一笑,却也不知何意,他道:“以后能不能做出一番事业来且不急,眼下要紧的事,能让四海王的船队尽快在庙岛塘湾内修养生息!修养好了,自少不了替国公爷卖命的日子。若修养不好,那就全完了。”
岳之象呵呵一笑,道:“四海王的船队能入港湾修整容易,但这得是他答应归顺朝廷之后的事。司马家主,还有一事,国公爷让在下叮嘱你一声……”
“甚么事?”
这一突如其来的转折,让司马绍心里居然猛地一沉,似预料到了不幸的事发生。
果不其然,就听岳之象看着他温声笑道:“无他,劳烦司马家主即刻折返司马家,筹措海粮之事。相比于四海王这边,那才是真正要命的大事!”
“……”
司马绍紧紧拧起眉头看着岳之象道:“海粮之事不是已经作罢了么?内务府钱庄都已经废了,还筹措甚么海粮?”
岳之象摇头道:“朝廷仍需要粮食,且是大量需要。既然国公爷已经趟出了一条路来,无论是皇上、朝廷还是社稷,终究不会错过这条能救命无数的路子。司马家主是个明白人,除非司马家准备私自走这条路,从安南、暹罗等国采买粮米,再运回大燕谋取暴利,否则,司马家理应帮助国公爷一臂之力。”
司马绍闻言面色剧变,他费尽心思要帮四海王闫平重建四海王船队,所为何事?
正是因为发现了这样一条流淌着黄金的商路!
能看出这几年天象不好的人很多,司马绍便是其一。
天分不好的大灾年里,谁都想得到粮食,因为得到粮食,就意味着无穷无尽的金银、奴仆和土地!
只是灾年里,普天之下所有的粮食都稀缺,有这样想法的,远不止司马绍一个。
他先前做梦都没想过,能走自海外买粮这个路数。
在得闻贾蔷的法子,并有扬州齐家实际操行了一回后,司马绍就心动了,大为心动!
这也是他如此卖力救四海王闫平的缘由。
司马家人口繁多,一个族弟又算得甚么?他如此厚待闫平,正是为了得用!
可费了这样大的气力,眼见快要收获的季节,贾蔷竟要一脚踢他出局?
司马绍惊怒道:“凭甚么?别说内务府钱庄废了,再没甚么内务府钱庄股,就算宁国公重返内务府钱庄,我也不要这个股了!说变就变的股,谁敢要?既然不要这份股,司马家还运甚么粮食?吃饱了撑的么?”
花 千 骨 小說
岳之象淡淡道:“采买海粮一事,和吃饱了撑的不相干。此事,只有一条路可行,也只能如此。否则,抗命者就会成为朝廷,成为社稷还有亿万黎庶的罪人。
闪婚老公太凶猛 薇子
其实这一次司马家主和闫姑娘甫一进京,皇上就已经知道,并且震怒。传旨要拿你入诏狱,查抄司马家。
是国公爷在御前做了担保,你老人家才能顺顺当当的从京城出来。这里面,有我家国公爷的背书。
说这些不是让司马家主你感恩,而是要告诉你,司马家家大业大,务必要走正确的路子。
最后,国公爷原话:此事司马绍若有不解,可去扬州与齐太忠商议询问。”
司马绍闻言气的发抖,惨笑道:“苦恨年年压金线,老夫竟为宁国公做了回嫁衣裳。”
岳之象笑了笑,道:“司马家主,一路好走。”
司马绍心中大恨,若非知道眼下贾蔷风头极盛,凶威盖世,他说甚么也不会咽下这口苦果!
(AKB)开挂偶像 末子君
但眼下……
他怒哼一声,却是连同闫三娘招呼也未打一个,就带着身边人扬长而去了。
待司马绍离去后,岳之象同面色难看的闫三娘道:“这样的人,从来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姑娘,国公爷曾书信一封给你,让在下见到四海王前交给你,现在是时候了。”
闫三娘闻言一怔,待看到岳之象递过来的信后,打开看了起来。
看着看着,也没过多久,闫三娘这位海上女豪杰的脸上,就渐渐柔和起来……
……
PS:今天返院做儿保,第二章要到下午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