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71lz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學魔養成系統 起點-332 爆裂吧,現實!粉碎吧,精神!消失吧,這個世界!讀書-feaup

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与其它竞赛不同,数竞的正考分为一试和二试,每试四个半小时,分两天完成。
虽然看起来时间很长,但其实今年决赛两试加起来也不过只有六道大题罢了,满分为126分。
其它竞赛,或多或少会考验人的知识量与实验经验,给人机会提前几年准备,用成倍的努力弥补天赋的差距。
但这在数竞中一定是行不通的。
数学奥林匹克,从不会扯到复杂的工具,每个人所能依附的知识都同样有限,也同样经典。
如果是初赛、预赛和复赛,或许可以用狂刷奥数题的方法榨出一些分数。
但最终的决赛题,是不可能与过往题型有任何重合的。
再者说,决赛题和过去的题也根本不在同一水平线上。
回首过往数十年,无数得意少年,在此折戟。
你也许是百里挑一的聪明,在自己的村子里是唯一的神童。
但这没用。
你也许是千里挑一的聪明,是十里八乡公认的天才。
但这没用。
你也许是万里挑一的聪明,有限的生活中还未遇到过敌手。
但这没用。
你也许十万里挑一,是你所在城市的冠军。
但这没用。
你也许百万里挑一,贵为一省之翘楚。
这个就有点用了。
你也许千万里挑一,一生未尝败绩。
那么来吧,登上数学奥林匹克的圣山吧。
与那几十个同样是千万里挑一的天选之子,来角逐唯一的神位。
“唉……”
李峥坐在决赛教室中,看着学力200—400不等的天选之子们,默然一叹。
那些非常聪明,但离天选之子仍有一步之遥的人,将被他们的梦想抛弃。
他们爱数学,但数学却并不需要他们。
这个世界能供养的数学家,只有极少数中的极少数。
此时李峥不禁想到了朱洪波。
在某年某月,他大概也是其中的自信满满的某人吧。
直到,他遇见了那些名为天才的怪物。
没办法,数学这种事,还是交给归见风这样的怪物吧。
正想着,旁边传来了打脸的声音。
林想叶使劲拍着自己的脸蛋,而后张开五指抵在额前。
她眼里满是放肆。
她口中尽是决然:
“爆裂吧,现实!”
“粉碎吧,精神!”
“消失吧,这个世界!
“我数学最棒啦!!”
“决赛题辣鸡!”
李峥,看呆了。
【林想叶】
【学力值:200→199↓】
精神……真的在粉碎!
这是彻底绝望,只好用精神胜利法了么?
林想叶却一转头,狠声道:“别理我,杂碎。”
“冷静……”李峥心疼劝道,“你这样,对大脑不太好……”
“咳嘶——”林想叶揉了揉额头,瞪着刚进教室的监考老师道,“不要随便指点15岁半的天才少女。”
“对了,你才高二。”李峥悉声劝道,“还有明年,下次还可以加油的。”
林想叶眼儿一瞪:“天才少女的字典里没有明年,叶の女帝的语录里没有下次,我林想叶,人在哪儿,冠军奖杯就在哪儿!”
【学力值:199→197↓↓】
不要啊妹妹!
不要燃烧内力自废根骨爆种啊!
关键是……爆了也没用啊,似乎只会单纯的变弱而已。
李峥也不敢再刺激她了,只闭嘴坐好,生怕她又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
“哼,这就怕了?”林想叶捂眼哼笑道,“今天,我就要屠神证道,将你们这些徒有虚名的伪神通通斩于脚下!”
李峥不敢说,也不敢动,更不敢看。
不被传染已经很不容易了。
这种时候可千万不能被这种神经病影响。
稳住,稳住,不求冠军,只求五子登科。
“怎么,不说话了?”林想叶轻笑着问道,“五大竞赛,已取其四,你难道不是冲着我的冠军来的么?”
“金牌就好了……”
“杂碎。”林想叶不屑道,“只想着守住一块金牌,最后什么都不会有的。”
“……”
“逆天而行,非生即死。”林想叶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双眼,戳向李峥,“这样的觉悟,你,已经死了。”
李峥眼儿一瞪。
就被传染了!
林想叶说的不无道理。
这段时间,满脑子只想着完成五子登科,混到金牌就算过关……
我李峥一世不居人下,何时堕落到此等境界了?
是冗杂的现实,磨平了我那不羁的棱角。
是肮脏的利益,卷走了我那轻狂的年少。
不该是这样的。
我李峥,人在哪儿,冠军在哪儿。
得不到数学皇冠的加冕。
我五子登科又如何?
“!”李峥猛然抬手,横刀立马。
“爆裂吧,现实!”
“粉碎吧,精神!”
“消失吧,这个世界!
“当太阳再次升起。”
“我,将加冕为王!”
这次,一个教室的人都看呆了。
“喂,不要那么大声啊……”林想叶在旁边憋红着脸使劲摆手,“给自己打打气就好了……”
“就是要让人听到的。”李峥猛烈地活动起五指,“我做什么都会全力以赴,宠归见风宠太久了,是时候让他认清现实了。”
“算了,既然这样……”林想叶叹了口气,重又捂住了右眼,精神继续粉碎,“哼,变得有意思了呢。”
“来劲了。”
两个人本来互相粉碎的很好,后方却突然传来了一声冷笑。
“杜子诚还真没说错……”一个变声期男孩的声音淡然飘来,“李峥不过是个呆逼罢了。”
李峥猛然回头。
说话的是一个寸头很潦草的寸头男,脸上挤满了含苞待放的青春痘。
“粥?”李峥眯眼道。
“周舟洲。”寸头男淡然一笑,伸手道,“所谓粥神,不过是省内的朋友们抬举,供了个神位罢了。”
307的学力,的确有两把刷子。
“我记得杜子诚说你早就想会会我了。”李峥与周舟洲握着手,暗送着内力,“怎么现在才说上话。”
“妈的,别提了……”周舟洲闻言,一个狞目,直接送上了死亡之握,“那个女生老在你边上,我怎么过去嘛!!!”
“你说林逾静,她碍你什么事了?”
“她!她!她……太漂亮了…………”
“……”
“反正,现在她不在这里。”周舟洲瞥着林想叶撤手道,“你们蓟京小圈子的自娱自乐也差不多该结束了,数学的王者,只有一个,这是我第五次来数竞了,你们拿什么赢我?”
“第五次?”李峥惊道,“那前四次呢?”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只是突出经验丰富。”周舟洲狞目骂道,“镜头前秀也就罢了……竟然还来数竞秀……问过我们的意见么?”
“这不是我的本意。”李峥叹道,“是她非要来的,自从明确关系后就变得很粘人。”
“喔噗……”周舟洲身形一震,好似受了内伤一般,擦着唇角道,“过……过分了……”
“这算啥?”林想叶眨眼说道,“他们在文海的时候早早就在一起住过啦。”
“噗喔……”周舟洲再次遭受重创,扶着桌子道,“为什么……同样都是学习好……我就遇不到这样的女生……”
林想叶点着脸道:“因为李峥脸上没有青春痘吧……”
“你……你……”
“不要嘲笑别人的缺陷。”李峥正色道,“再说也不是因为这个,有没有青春痘并没有关系。”
“好了……准备考试吧……不要再说了……”周舟洲缩在椅子上抬手道,“成绩说话……”
林想叶惊道:“不会吧不会吧,不会有人真的以为成绩好就能有女朋友吧?”
“啊啊啊啊……”
直到铃声响起,李峥和林想叶才转回去。
他们怎样还不得而知。
至少粥神的精神,已经粉碎了。
这大概就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吧。
……
物竞决赛时,李峥曾嫌弃题目过于简单。
这一次,他付出了代价。
当数学题的难度陡峭到这里,思路就是一切。
女人也许会欺骗你。
兄弟也许会背叛你。
但数学不会。
数学不会就是不会。
即便是李峥,第一眼看到这些题也是懵逼的。
【是否存在正实数a1,a2,……,a19】
【使得多项式P(x)=x20】x^20+a19x^19+^+a1x+a0无实数根】
【但是任意调换两个系数ai,aj形成的新多项式都有实根】
……
【设S是一个35元集合】
【F是由一些S到S的映射构成的集合】
【称集合S满足性质P(K)】
【若对任意x,y∈S,都存在f1,……,fk∈F】
【使得fk(fk-1(……(f1(x))))=…………】
不会,就是不会。
论复杂程度,这些东西完全无法与工程计算比拟。
甚至比大多数学科用到的计算都要简洁得多。
然而不会,就是不会。
多年以后,面对数学奥林匹克。
李峥,终于又回忆起了在俞鸿办公室做化学卷子的那个下午。
对,就是这种虐题的感觉。
燃烧吧,意志!
震颤吧,大脑!
毁灭吧,全部大题!
……
4个半小时整。
直到老师的警告传来,李峥才停笔。
酣畅淋漓,恍如隔世。
此前工作中的数学,一直都是在已有基础上的适当优化,以及复杂度的提升。
只有这次,是纯粹的思维狂想曲。
数学大脑仍在震颤。
老程序员仍在悲鸣。
他此前还觉得两试应该在同一天的上下午进行,分两天纯粹是浪费时间。
完全不是这样……
这根本不只是在动脑,完全就是在烧体力,好像CPU超频三倍一样。
即便他火力全开,也不过将将答了两道半。
当然,这个是意志力上的火力全开,在竞赛中开思维加速这种事他还是做不出来的。
当老师收完卷子,李峥才靠在椅背上,如贤者一样叹道:“舒服了……”
旁边的林想叶,则进入了一种更加单纯的状态。
她感觉自己,回溯到了初生婴儿的状态。
现实,早已爆裂。
精神,早已粉碎。
世界,早已消失。
“啊,啊,啊,啊。”林想叶单纯地反复嘟囔着,“啊,啊,啊,啊。”
“怎么了,不痛快么?”李峥侧身拍了拍小妹妹,“确实有点难,但也爽啊。”
“啊,啊,啊,啊。”
“呃啊……”
后方,周舟洲扶着桌子,吃力地站起身。
像个老人一样,起身的同时还要呻吟一下。
“老实说啊。”李峥回头抿嘴道,“这次……我可能真的要输……你应该能替杜子诚找回场子了。”
“是么……”周舟洲回光返照一般,好似抓住了一抹希望,“你做了多少?”
“两道半吧……”
“……”周舟洲的光没了,眼见他的脸色暗淡回来,“我……我就做了一道半……唯一做出来的一道想了三个小时……满脑子都是出题人的马。”
“唉。”李峥摇头道,“我说的都是实话,你就别装了,堂堂粥神不会这么水的。”
“我……我……我没装啊……”粥神的面容逐渐融化委屈起来,“你……你好过分……你们蓟京人都这样吗……”
“嗨,反正就是没考好就对了。”李峥转望林想叶,“走了走了,回去吃饭。”
“啊,啊,啊,啊。”
“……啥情况啊?你做出来几道。”
“啊,啊,啊,啊。”
李峥想了想,突然一窜,在她面前击掌鸣声。
啪!
“读档!!”李峥喊道。
“啊啊啊……”林想叶身子一晃,这才回过神来。
“你还好么?”
“好么……”林想叶茫然问道,“考完了么?”
“卷子都收了。”
“不对吧,还没考吧……”林想叶的脸也逐渐融化,抓着李峥的胳膊道,“一定还没考吧……我什么都没写过啊……不……我好像写了……我写了……我写了……‘解’!”
“除了‘解’呢?”
“除了解……除了解……我……我……”林想叶想着想着……
“哇”地一声,趴在李峥肩膀上就哭出来啦。
“我再也不参赛了……我再也不参赛了……”林想叶一边哭一边摇头,“我一个早培班垫底的……还总妄想保送蓟大菁华……我不配……我连想想都不配……我就是个妹妹……那题说的什么……我一个字都不认识……”
“没关系,没关系。”李峥拍着林想叶道,“重在参与,重在参与……回去好好准备高考……你配得上更好的学校……”
“我生物拿了个奖……以为竞赛很简单呢……这就翘起来了……还什么菁华蓟大……哇……呜呜呜……”
后方,周舟洲看着林想叶,他也开始抹眼泪了。
“五年了……我每年都会来……五年……”周舟洲抽缩着说道,“可为什么……一次比一次差……一开始还能拿金牌……然后是银牌……现在……”
“建议你去一下生物竞赛,提振信心。”李峥赶紧又换了个方向劝道,“加油,努力,要坚强。”
“哇唔唔!!”林想叶哭的更厉害了。
周舟洲泣不成声,也跟着彻底废掉了。
实际上,哭声并不仅仅出现在这个考场。
整个华师大一附,哀嚎此起彼伏。
就像是一场巨型追悼会。
祭奠着,曾属于他们的数学。
李峥身为少有的幸存者,左边扶着林想叶,右边扛着周舟洲。
一边走,一边安慰着路过的绝望的人们。
加油,努力,要坚强。
今夜。
我们都是张小可。
一路颤颤巍巍走到校门口,归见风已经靠在门前等了。
“啊……你们这是……”归见风匆匆上前扶过林小可,“食物中毒了么?”(名字没错,后面都是周小可和林小可)
林小可一见归见风,又原地哇哇大哭起来。
李峥只摇了摇头,冲归见风介绍道:“这位是湘南粥神周舟洲,这位是蓟京风神风清扬。”
周小可麻木地点了点头,同样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什么粥神……已经埋了,不要再提这个名号了……”
“哈,哈……”归见风傻傻挠头,冲李峥痴笑道,“我还以为这次也要竞速呢,特别做的很快出来等你……”
“竞……竞速?”李峥满面狰狞,“这……这尼玛都是盘山路啊,这你也竞得起来……你等多久了?”
“两个多小时?”归见风有些怀疑地说道。
看着他那人畜无害的样子。
三个人的精神,再次粉碎。
“???”
“!!!”
“哇唔哇!!!”
“你们……什么情况……”归见风不解道,“不就三道题么?难道……背面也有??”
没有人说话。
三个人甚至都有些想跪下去。
毁灭吧,现实,累了。
数学的皇冠,不要了,送你了。
李峥此时也才意识到。
之前之所以还能跟归见风斗一斗,只因那些考试的天花板太低了。
就像让现在的李峥和林逾静去参加高考一样,因其难度上限就在那里,根本无法再起到一分高下的作用,怎么考都是在725—735之间徘徊。
但这一次决赛,天花板陡然提升到天际。
神,他飞了。
风神之下,皆为蝼蚁。
李峥痴痴看了看左右,他笑了。
“我们都一样。”
林小可也笑了:“我们都一样……”
周小可也笑了:“哈……哈……都一样……”
正说着,一辆红色的小车一个急刹车停到旁边。
车窗滑下,一个女孩探出头来,压了压墨镜:“租到车了,下午出去放松?”
“我需要放松……”李峥立刻扔掉了周舟洲。
“叶叶风风也来吧。”林逾静笑呵呵地勾了勾手,舔着嘴角道,“这边离长江近,是不是有江团子可以吃啊?”
三个人,就这么上车了。
留下周小可一个人,瘫痪在路边。
不。
我们……不一样……
完全就是……不同的境遇……
想着想着。
他又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