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1id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1255再鑄鼎-第817章 天涯彼岸,星光璀璨之地,新漢水展示-ayv2w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华夏二年,4月25日,海角郡,桌山县。
五日前,一艘由三艘蒸汽运输船组成的补给船队抵达了桌山县。他们是一个多月前从龙牙郡出发的,经过漫长的航行,最终与探险舰队汇合——其实出发时是四艘船,其中有一艘留在南泥湾了。
奪愛:婚外燃情
红尘恋歌之上弦月
补给船队的到来,不但充足了桌山县的物资储备,还极大地提振了探险舰队船员们的信心——有了源源不断的后续补给,就是去闯天涯海角都不怕了啊!
潘学忠带人将物资和人员整理了一番,又将探险船队分成了两个分队。其中玄天号带着两艘曙光级和两艘运输船将在稍后按旧计划北上——之前的一个月里,舰队已经派遣过一支小分队往北探索过,海岸线果然是笔直向北的,不过沿途大多是沙漠地形,不适合建立据点,最终走了1300km左右后遇到了一处小海湾,他们登陆立了块碑就返航了——所以他们往北是轻车熟路,将准备完全后择日出发。
而潘学忠领着日珥号和四艘辅助船只抢先整备完毕,向西入海,一头扎入了茫茫大洋中。
这个时节,海角郡西侧的海面上风向多变,刚出发的时候刮的是南风,走出去一段后就变成了西风拦住了去路,有时又截然相反转成东风。
船队经过几日的随风飘移后,在地图上绘出了风向与位置的关系图,然后就呈现出了逆时针旋转的趋势。军官们一致认为这应当是大洋之上存在一个巨大的气旋,于是决定先向北走一段避开它。
果然,北行一段后,风向就变成了稳定的东风,正是符合目的航向的顺风。船员们大喜,张满了帆,乘风向西急行。
—————
天公作美,这东风几乎无穷无尽,船队一连航行十日,都是真正的一帆风顺,可以说打了个盹就跨越了四千余公里的距离,几乎堪比冬日乘北风从胶州南下龙牙门了,就连潘学忠这样的老船长都直呼罕见。
不过,这一连十日,放眼望去都是无尽大海,连个小岛都没见到,船员们就不免心里惴惴了——这大洋该不会没完没了了吧?万一再走十日还是海该怎么办?
5月12日,正午。
到了昨日,风向终于从东风变成了北风,船队乘着侧风继续西行,又过了一日。
潘学忠站在舰桥顶甲板上,感受着侧舷吹来的风,看着周边依然无穷无尽的大洋,饶是他意志坚定,心中也不免有所疑虑起来。
不一阵子,一名准尉走到他身边,报告道:“提督,最新坐标已经测出来了,是南纬32.33,西经170.55……”
“170么?”潘学忠点了点头,“离目的地已经不远了。这样吧,传令下去,调整航向到正西南,我们先行进到南纬36度线上去,然后再转向正西!”
其实有句话他没说出来,那就是如果到了南36、西180的目标点,如果还是这般无尽大洋的话,那就干脆返航吧,别浪费时间了。
他的指令很快通过无线电信号传到了其余船只上,水手们一转帆面,转起了舵轮,轻松就借着北风转到了西南航向。然后船只借着这正顺风,速度更提了一节,艏部激起了浪花,风吹帆面猎猎作响——
遇見妳就認定妳
然后,风向突然转成了西风。
“怎么回事?”甲板上的潘学忠第一时间读出了风向,有些惊讶,但随即又反应过来,这异域海面上,什么变故不正常?
他正要再下指令,却突然发现西边的天边出现了黑云,然后天色变暗起来。
“不好,是风暴!”他勃然变色,然后立刻攀着桅杆滑到了舰桥里,喊道:“紧急对策方案伍,迅速执行,收帆点火装螺旋桨,转向正南,避开风暴区!”
装螺旋桨有些麻烦,要先停船然后从艉部把螺旋桨放下去再人工下水固定起来,但训练过也就是十分钟的事。而等锅炉热起来就要几十分钟了,这段时间里船队又升了帆,乘风往南顶着螺旋桨逆转的阻力逃了一段,然后才接驳上动力,收了帆全速南进。
蒸汽动力的存在使得船队能够在不升帆的情况下主动航行,这就规避了强风时损毁桅杆乃至倾覆船只的风险。但这次风暴的覆盖范围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不光有四面八方的强风,还有漫天暴雨如倾覆一般泼下来,同时周遭的巨浪狂暴汹涌着扑来,连无线电信号都受到了影响。
纵使是一千吨的大船,在这风暴之中也如同一叶扁舟般无助,一开始还在奋力前行,试图离开风暴区,到后面干脆放弃了,停了机器和锅炉随波逐流,以免剧烈的摇晃中出现什么故障,再添份乱。
船员们在船中也做不了什么,有的在绞盘和抽水机旁边候着,随时准备抽水,其余人大多拿着水桶在底舱待命,以防抽水机故障。但实际上船舱的密闭工作做得很好,也用不上他们,他们无事可做,不少人都暗中求神拜佛起来。
还好,钢骨船体极为坚固,即使随着巨浪起起伏伏,也始终没出什么问题。一夜过去,终于风平浪静,雨过天晴。
5月13日。
“简直是劫后余生啊!”一名年轻水手看着东升的旭日,感叹道。
渡过风暴之后,他们比之前还要忙碌了。损管组察看船体各处有无暗伤,轮机组将机器重新运行起来,以防出了故障。军官们记录航海日志,重新确定经纬度,与其它船只联络,其余水手也升帆擦甲板,各自忙碌。
“白果号、朱羽号……庆福、安义,都回电了,他们还在!”一番联络后,通信兵兴奋地喊着。
潘学忠松了口气,总算是放下心来了,然后说道:“就这样,让他们都继续往西走,等到正午坐标测出来了,再确定具体的集合点!”
现在刮的是南风,对于航行来说正适宜,日珥号轻快地西行着。临近中午的时候,潘学忠又上到了顶甲板上,看着准尉们准备器械,准备测量经纬度……
“啾!”
正在这时,一声清脆的鸟叫声突然传来。
“什么?”潘学忠愕然抬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然后看到周围人同样也在寻找声音来源,如果不是集体幻听的话,那就只能是——
快穿之真爱女主系统
“啾……啾!”
又有几声鸟叫传来,循声望去,正发现一群灰白色的飞鸟翱翔在西方的天空之上,真的是飞鸟无误!
“这……”潘学忠瞪大了眼睛,而旁边有人已经替他喊了出来:“有鸟!陆地,这附近应该有陆地!”
这群飞鸟似乎也发现了他们,其中一部分好奇地向这边飞了过来。
潘学忠用力嗅了嗅,似乎闻到了一丝泥土的香气,大概是错觉。他张开双手,喊道:“升火!开机!我们赶往陆地!”
霸剑独尊 大樱桃
早上蒸汽系统运行维护过,现在锅炉仍热着,再次启动后很快进入了状态。
炉膛中煤炭熊熊燃烧,澎湃的蒸汽推动着活塞曲轴连杆不断运动,螺旋桨将充沛的海水推向了后方……侧面吹来的海风将烟囱中冒出的烟柱吹斜,同时也使得帆面鼓胀,在风帆和机动力的双重推动下,这艘修长的燎原级的航速达到了十五节,尖锐的艏部劈开波浪,飞一般地在海上航行着。
逐渐的,海水从深蓝逐渐变浅,说明他们遇到了大陆架。而一个小时后,桅杆上的瞭望手高喊了出来:“陆地,成片的陆地!”
闻讯,更多的水手矫健地攀上桅杆,向西方张望过去,果然,西方的海平线上出现了连片绿意——是真正的陆地!
“万岁!”“万岁!”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更广阔的陆地展现在面前,开始有人忍不住呼喊起来。
自重啊老板!
昨日风暴肆虐的时候,他们之中甚至都有人怀疑这是不是常态了——地球的背面说不定就是一片巨大的风暴区呢?现在这一担忧终于解除,原来这近乎天涯彼岸的地方,竟然真的有陆地!
很快,日珥号靠近了岸边,即使不站得很高,也能清晰地看到眼前的沙滩和远处无尽的草原和森林。
更吸引目光的,是正北方一处巨大的湖泊,离海边没多远,但却被窄窄的海滩硬是隔绝在大陆内部,没有与海相通。海水与湖水仿佛隔了一堵墙一般相望,若不是亲身看到,还真想不到世上会有这般奇景。
潘学忠站在顶甲板上,感受北面吹来的略带凉意的海风,看着大陆上潺潺流水、茂密的植被和不时出现的飞鸟走兽,赞叹无比——这不但是一片广阔的大地,而且似乎远比之前的非洲更适合人类生活啊!
“提督!”一名准尉拿着一份海图找到了他,“根据之前测量的坐标和后续的航行记录,我们推断这个点的坐标应当是南34.8,西175.2,离目的地很近了。”
闺娇 夜惠美
“很好!”潘学忠点了点头,又左右看了看,不禁露出了笑容,“看这样子,目标点似乎也是在陆地上……不过不要紧,能够发现这片陆地,比什么都好!”
准尉激动地说道:“是啊,果然,地球上不可能全是海,另一面真的是有陆地的啊!”
潘学忠叹道:“走此一遭,几乎到了天涯止境,终于有所获……现在还不知道这陆地的全貌,如果它真的够大的话,就叫它天涯洲吧。”
……
靠岸并不意味着旅途的结束,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日珥号一方面原地下锚,放下小船,登陆展开简单的探索,一方面通知其余船只赶来汇合。
另外四艘船相距不远,很快陆续回了电报,喜悦之情跃然纸上。然后,通信室又试着向六千多公里外的海角郡发报,通知他们这个好消息。不过,不知是不是受大洋上仍在肆虐的风暴影响,信号不好传递,海角郡迟迟没有回应。
潘学忠就站在通信室旁,看着通信兵操作面板上的按钮增大发射功率再次发报,等着看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旁边的吴风平走了过来,揶揄道:“当年埋头在海上飘的时候还不觉得,但有了电报之后随时通信方便无比,现在一时断了信号,还真有点心慌。”
潘学忠也说道:“是啊……毕竟隔了这么大一片大洋,一时联系不上也是正常,大不了等探索完一圈,再回程去报信。”
正说着,通信室却突然响起了铃声,然后通信兵立刻伏案记录起来。潘吴两人停止了谈话,屏息静气等待他们操作。
过了一会儿,通信兵拿着电报纸走了过来,不过表情却不是终于成功之后的喜悦,而是充满了疑惑。
“提督,收到了一份电报是‘恭喜……’,不过,发信人不是海角郡,而是此岸郡。”
武傲
“啊?”潘学忠接过电报纸,忍不住惊讶起来,“此岸郡,是东瀛列岛上的那个此岸郡?”
通信兵点头道:“对,编码核对了两遍,确实是那个此岸郡。真是怪了,这可有半个地球了,竟然能传过来。”
潘学忠挠了挠头,他对无线电原理没深入学习过,但培训班里了解过简单原理,理论上短波信号不断反射,功率够大的话好像确实是能传遍整个地球的。但以往实践之中,通常都是只与临近的电报站通信,一级级中转到目的地,很少跨区域通信。没想到今天就让他碰上了个特例,这电磁波还真是奇妙。
吴风平也奇怪得很,过来问道:“这么远了啊……以前发生过类似的事么?”
通信兵仔细回忆了一下,说道:“说起来,以往收报的时候,收到隔了一个固定站乃至两个之远的信号的情况也经常遇到,但这么远的……哦,我们还是第一次航行到这么远的地方。”
潘学忠笑了出来:“也是,既然是第一次,那么能或者不能通信都不奇怪,而现在通信成功了,那说明就是能的!那正好,把我们的发现发回去,让国公和公民们知道这个好消息!”
“是!”通信兵行了个军礼,正要去发报,接收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很快,一封本土发来的简短电报记录到了纸上:“向最伟大的探险家致敬!”
然后过了一阵子,又有一份更详细的电报抵达,确认了“天涯洲”的命名,并指示他们继续对天涯洲进行探索。
……
当日,后续四艘船陆续抵达岸边,与日珥号汇合,上面的船员们见到大陆,也无比振奋,又蹦又跳。潘学忠让船员们轮流上陆活动活动,探索一下周边的环境,但没有就地建设据点的意图,只立了块石碑,第二日就率船队拔锚出发,向南36,西180的目标点继续前进。
他们没有进入深海,就这么顺着海岸线一直西行,绘出了沿途的模样。海岸线先是笔直,后偶尔出现几个小半岛,岸上的植物有草原有灌木有树林,也有动物出没,没什么特别的。但像之前那种“近海湖”又发现了好几个,可能是这片大陆独有的地貌,被船上的画手重点画了下来。
行驶了一整个白天后,他们西进了大约150km,然后来到了一处奇特的海域前。
“咦,有些像长江口啊。”潘学忠看着眼前的景象,发出了惊奇的感叹。
在他面前,广阔的水域仿佛被一条线分隔,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部分,东侧是碧蓝的大海,而西侧则颜色浑黄——这样的景象其实并不少见,大河河口处经常出现,典型的就是长江口,江水混有泥沙呈黄色,而不远处就是蓝色的海水,几乎没有过渡,好像突变了一样。
因此,熟悉水文的老船长很快做出了推测:“这可能是一处河口,前面说不定有一条大河!”
大河好啊,有大河就说明陆地的面积足够大,不然不足形成这般一眼看不到头的河口。同时大河也是天然航道,能够载着外来者深入内陆——这意味着未来大有可期啊!
不过河口也就意味着水文复杂,而时近夏至,对于南半球来说是白昼最短的冬季,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再往西走风险太大。所以潘学忠命令船队向海岸靠近,停泊下来。幸运的是,河口北侧有个直径约五公里的小海湾,正好停泊进去。
今日是阳历5.14,阴历5.23,正是下弦月之时,月相半亏半盈。不过与北半球正相反,他们看到的月亮是左盈右亏,倒是和上弦月一致。但到了南半球以来处处天象与故乡相对,到现在也已经习惯了,不为所怪。
而且今夜天气晴朗,月光虽然明亮,璀璨的银河也依然可见,月光星光挥洒于大地之上,即使入了夜,也能看到周围的些许景象。
潘学忠和吴风平两人披上了棉衣,在甲板上摆了桌椅,对着星月,斟酒酌饮,畅谈起了新世界构想。
寒暄了一阵后,潘学忠指着周围划上了一圈:“此地有湾、有平原、有河,地貌倒是和胶州湾长得很像,正是绝佳的港口和农耕地。将来我们若是要在新大陆上建设据点,此地当是首选之一。”
吴风平举起了酒杯,道:“之前沿着非洲大陆走了那么大一大圈,都是燥热瘴疫之地,我还以为世上再无沃土了。没想到,物极必反,反极而同,在地球的另一侧,竟然也有这样的好地方,将来若是能好好开发的话,养上千万人也未必不可啊!如果真有那一日,这个港湾就是起始站了,既然如此,提督不如先给这座未来的港口城市起个名字吧!”
“既然是首要重镇,自然得起个相衬的名字。”潘学忠微微一笑,然后斟酌了起来,但一时间竟没想到什么好名字,干脆站起身来,一边踱着步子,一边思考起来。
最后,一阵凉风吹过,他抬起头来,看着天空中的璀璨银河,突然有了灵感。
他抬起手中的酒杯,对着银河吟道:“皓月当空,星汉灿烂……今日也是有缘,白日遇到地上一条长河,夜间又逢天上银河再现,那么,这条长河便叫‘新汉’好了。这大好土地,也正该为我汉人所有。既然河是新汉水,那这河口北岸处的港口,就是新汉阳了。”
(注:他们发现的是南美洲的拉普拉塔河,意为“白银之河”;汉,银河。)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